小书亭->男频->开局签到天罡地煞->章节

第689章 仙宴开启

热门推荐: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无耻术士 侯门嫡女如珠似宝

就像刚睡醒的人,还沉浸在梦境当中那样,反反复复重复着一句话。

——换一局棋。

没人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意思。

反正不可能单单地指圣钧剑主和天演圣主的棋局,毕竟这一局棋对于谁来说,都是一个乐子罢了。无论是天演圣主赢了还是圣钧剑主赢了,都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阁下,阁下!”

在魔梦圣主的呼唤中,江南终于如梦初醒,回过神来,眼中也恢复清明。

“您怎么了?”魔梦圣主有些担忧,问道。

众人也转过头来。

却见这些日子一直愁眉苦脸的江南脸上,露出一缕喜悦之色。

就仿佛……有什么好事一样。

他笑了。

不是那种客套和虚假的笑,而是真正地发自内心,就好像有什么难题被解开了那样。

“我想起了高兴的事。”江南深吸一口气,目光灼灼!

众人相互对视,皆是茫然。

但毕竟他们已经习惯了江南神神叨叨,所以江南不说,他们也懒得去问,只要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就好。

更何况,看江南的表情,更像是遇见了什么好事。

“虽不知为何,但也先在此恭喜阁下了。”剑圣主深吸一口气,如此道。

众人听罢,也是拱手行礼。

唯独煌天圣主仿佛读不懂气氛,兴高采烈道:“江南!江南!怎么了?要打架了吗?”

江南拍了拍她的脑袋,没说话,望向天穹,却仿佛看到了一条新的路径。

一条……另一个自己未曾走过的路径。

他先前在得知另一个自己的经历和世界意志的真相后,一直在纠结一个问题。

——怎么才能够拯救下界星空和仙土四道。

但想来想去,都发现不太可能。

毕竟,这个世界里无论什么,生日存在,万物枯荣,都是诞生于世界本身。

无论生灭,都在它一念之间。

——或许这个说法不太准确,因为尚没有任何迹象小时世界本身存在人类所认为的意志。

但唯一可以确定的一点是,它会排斥和毁灭仙土这样凭空诞生的事物。

因此才诞生了“灾厄”的存在,才有了导致仙土四分的大灾难和后续乾离大战与坤坎二道的毁灭。

而当“灾厄”失败以后,它的某种机制被触发,甚至会直接以“重置”的方式清除一切,让整个世界重归虚无,重启一次。

当然,这种“重置”的方式应当对世界本身也是有损害的,否则干脆一不对劲就“重置”一次,人类也没那么多机会挣扎就是了。

总之,重置的“大势”对于仙土和下界来说,是无比致命的。哪怕是青灯圆满了的江南来,也仅能在这场“大势”中保持自身不灭而已。

这就诞生了一个问题。

——江南的力量是依靠青灯具象化的虚幻的力量,虽然离开了青灯也能保持全盛的实力,但终究是有上限的。

那便是青灯能具象化的最强大的力量,也就是江南在幻景中看到的另一个自己所能达到的高度而已。

这种层次,超越了王,甚至可以硬抗整个世界意志。

但毕竟,这棋盘乃是在世界之内,无论江南如何成长,哪怕他能做到挥手之间覆灭整个世界的程度,也无法阻止世界意志的重置

所以,在此之前,江南的问题就是——怎么在世界内,阻止世界意志的“重置”。

——没有办法。

这是他想了很久加上另一个自己同样想了更久以后,都没有答桉的问题。

于是,另一个自己放弃了,他留下寄杖神通,留下提醒和警告,给了江南一个委曲求全的方法。

只是如今的江南……不愿如此。

或者说,能掀开屋顶的话,他就绝不会止步于仅开一扇天窗。

他一直在找,找一条真正能够救赎一切的路。

直到现在,他找到了。

不能说找到了路,但至少找到了方向。

那便是。

——倘若在一局棋里永远无法战胜对手,那么……换一局棋呢?

倘若在这个世界里永远无法阻止世界意志的重启,那么……换一个世界呢?

圣钧剑主与天演圣主的对弈,看起来无关紧要。

但圣钧剑主的做法,却让山重水复疑无路的江南,柳暗花明!

如果桌上的谈判和博弈已经注定是死局,那便……掀桌!

“可是……换一个世界?”

东娴的声音在江南耳边响起来:“这么简单的方法,另一条时间线的另一个你就想不出来吗?”

的确,这并非什么玄妙的方法,充其量只能算是换一种思路。

这种思路的转换别说是达到超越“王”的领域的另一个自己,就算是一个凡人花点时间,说不定就能参悟通透。

但……

“不,他不是。”江南深吸一口气,传音道:“或许,他只是压根儿就想过。”

东娴疑惑:“什么意思?”

江南继续道:“还记得我在烧火棍儿中看到的幻景吗?‘灾厄’毁灭以后,世界意志显露,重置开启,大势降临,整个仙土和下界星空毁于一旦。”

“而在那之后,另一个我疯了一般施展无尽神通,倾尽无尽道行,甚至把斡旋造化这种压箱底儿的手段都拿出来了,只是仍然无力回天,最无法拯救仙土与下界星空。”

东娴点头:“然后呢?”

“在那种情况下,我虽然不是亲历者,但大抵能够体会到他的心境——哪怕付出一切,尝试所有方法,都要试图挽回一些无法失去的人和事。”江南继续道。

“不错。”东娴在青灯中拖着腮帮子,若有所思地点头。

“这便是重点了。”

江南沉吟片刻,道:“但他的那些手段中,有我会的神通,也有我会的神通——那些应当是青灯圆满后获得的力量。当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施展的那些手段里,竟然没有我掌握的某些力量。”

东娴秀眉紧蹙,仿佛回忆着江南当时的讲述,突然之间,恍然大悟!

“你是说……新世界?!”

“对!就是新世界!”江南眼中光芒四射,仿佛溺水之人抓住了救命稻草那样,道:“哪怕是在青灯圆满以后,新世界的存在,也应当是不可忽略的一股力量才对。”

“但就是这样一股力量,他却从头到尾都没有施展过一点,包括施展斡旋造化时候,似乎都仅是纯粹地利用道行施展。”

“这明显不正常的。”

“包括在他的独白中——仙土毁灭以后,他孑然一人,无依无靠,虚度与虚无中,无一相伴,最后根据怀苏公主的模子创造了天香阁主——这在天香阁主的话里,也能得到证实。”

“这也是完全不合理的——如果他也拥有新世界和新世界的生灵的话。”

“毕竟,哪怕这个世界将一切重启,新世界的生灵也不会受到影响才对——可儿,青萝,江月……还有无数新世界的先天神明,都不应当会被这个世界的重置所覆灭。”

说到这里,江南做出了自己的猜测:“所以,另一个我,不是不想借用新世界的力量,而是……没有。”

“他……没有新世界,也没有将可儿她们转化成新世界的先天神明,所以在‘大势’中,她们都随重置一同毁灭了。”

话音落下,东娴终于明悟了江南的所有想法,然后,皱眉问道:“可是……为什么?他不是另一个你么?你们的经历不应当一样么?”

“不,不一样。”江南摇头:“虽然大概情况下,局势的发展是一样的,比如上元的发展,比如乾离二道的结局,都相差不远。”

“不过,我虽然是另一个他,他也是另一个我,但毕竟是两个不同的人,不可能任何一点儿人生轨迹都一模一样——比如他相伴一生的是乌铁国的怀苏公主;而在我的人生里,怀苏公主却是不牵扯其他感情的挚友。”

“所以,另一个我因为某些原因并没有孕育新世界的存在,也是正常。”

东娴这才点头,突发奇想又问道:“既然如此,那你选择的相伴一生的伴侣又是谁?”

江南顿时怔住,然后无奈一笑:“除了你,还能是谁?”

听罢,青灯世界中,东娴甜甜一笑,双颊微红。

“这一世,我比他多了太多优势,多了太多助力。”

江南深吸一口气,继续正题:

“当初,他只以为镇杀灾厄后便天下太平,疏忽大意。我却知晓了灾厄背后还有世界意志的大势,提前思考对策。”

“他没有能够逆转时空,抹去伤害的烧火棍儿,但我有。”

“他没有前人失败的经验,我也有。”

“他没有完全独立于这个世界之外的新世界,我同样有!”

说到这儿,江南的双眸中,神光自发,

“所以,他给我烧火棍让我委曲求全,我很感谢,但我不甘心。”

“他不能做到的事,我要做!”

“他救不了的人,我要救!”

“他护不住的苍生,我要护!”

“世界意志又如何?”

“十死无生的棋局又如何?”

“既然在这棋盘中我赢不了它,那就换一局棋!”

“既然在这个世界中,我赢不了它。”

“那就……换一个世界!”

江南抬起眼帘,双手垂与腿侧,五指握紧!

“恰好,这个世界,我也有!”

.

.

青暝峰上,江南容光焕发,目中神采奕奕。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无人知晓原因,同样也无人敢于多问。

就算是似懂非懂的煌天圣主,在咋咋呼呼了一两句后见没人理会她,也就安静了下来。

“既如此,今日便到这里吧。”最后,剑圣主环顾众人,如此说道。

诸多圣主皆是微微颔首,拱手告辞。

下一刻,天地封锁被撤去。

由于先前江南挥手之间将破碎的山岳重塑,因为天地重新暴露在阳光下后,模样如初——薄薄的雾,清新的风,葱郁的山林,还有那浓郁到极点的灵气充斥天地之间。

就仿佛一切都未曾发生。

“告辞。”圣钧剑主拱手后,化作一道流光而去,转瞬便消失在天际。

余下众人也准备重新出发,去“说服”下一位圣主。

毕竟,还有近半的圣主对天王峰上那两位的所作所为一无所知。

——对夜鸟图腾,大概也是如此。

总之,在一场小风波后,一切照旧。

时间一天天过去,日子依旧。

唯独随着愈发临近仙宴,天王峰也愈发热闹起来。

日升月落之间,几乎每时每刻都有各色神光自四面八方的天际贯来,或御剑飞行,或凭虚御空,或驾驭山岳一般巍峨壮阔的航行法器,来到这里。

于是,自此,无论白天黑夜,天王峰都宛如闹市一般人声鼎沸,随处可见气息磅礴如海的仙师横渡虚空,各色灵兽法器五光十色,应接不暇。

而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人多了,恩怨也就多了。

大大小小的斗法,也在天王群峰之间爆发开来。

大到翻天覆地,小到雷雨暴雨,皆而有之。

几乎每时每刻,都能看到天地之间灵气浩荡,神光肆虐,声势磅礴!

不过,毕竟这里是天王峰,两位“王”山脚之下,还有一位位圣主坐镇,所以哪怕是在群峰边缘,大伙儿也不会闹得太过分。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至少,不会弄出人命。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了近四个月。

四个月里,原本僻静的天王峰,变得无比喧哗。

闹市,买卖,轶闻,争斗,密谋……各种各样的声音在天地之间充斥。

同时,若是有人在这个时候的天王峰峰,站在云海之上往下随随便便扔出一块砖头,恐怕就能砸出一堆合道境的可怕大能。甚至其中还有残仙存在,也说不一定。

总之,唯有两个字儿能形容这仙宴之前的无上之地。

——鼎盛!

但随着最后一天的太阳的落下,天地之间陷入一片漆黑。

同时,陷入寂静。

买卖的也好,吆喝的也好,打架的也好……一切声音,都在那一刻完全静止。甚至那日夜不息的漫天神光,也在同一时刻,暗澹!

整个天王峰,彷若一瞬间沉睡。

直到仙宴当日,朝阳东升时!

天王主峰之下,无尽云雾垂摇,通天之阶落下,美乐阵阵,仙钟齐鸣!

仙宴,开!

相关推荐:冒险在数码宝贝世界电影教师相声大师神话:天罡地煞天罡地煞如意册过河卒全世界都在演我怎么办禁区签到一秒,我举世无敌天神下凡洪荒女团,随我天神下凡!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