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男频->灾厄之冠->章节

第三十五章 不正常!

热门推荐: 洪荒明月 杨晟已过万重山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佞臣凌霄 无耻术士 植物与史莱姆与160

养心殿内,焚香点烛。

垂垂老矣的乾皇靠在一张塌上,眯着眼。

一旁的小太监将装好了福寿膏的烟枪递了过来。

立刻,乾皇来了精神。

蠕动了两下身子就靠近了小矮几上点燃的灯。

吞云吐雾。

神情惬意。

“小德子,要不是有着福寿膏,恐怕朕的老命早就没了。”

声音苍老嘶哑的乾皇蠕动了一下身躯,让自己的姿势更舒服。

“哟,万岁爷,瞧您说的。”

“您一定千秋万代。”

小德子是个机灵小太监。

自从之前的小德子说了一句‘您肯定能长命百岁’,被砍了头后,他就牢记了这一点。

为嘛?

乾皇今年八十九了啊。

“哪有什么千秋万代,人啊,能活着,享受着,就是天大的美事了。”

“哪怕过得繁琐一点儿,没人惦记,也是好事。”

“最怕的就是既穷苦,又被人惦记……”

乾皇的话还没有说完,外面一个小太监就跑进来了。

“万岁爷,长公主殿下求见。”

这话语声轻轻的。

乾皇却是眉头紧锁。

他最头疼的就是见他这个妹妹了。

但更头疼的却是,不能不见。

“让她进来吧。”

乾皇低声说着,同时把手里的烟枪递给了小德子。

小德子连忙收拾起来。

长公主见不得这些东西。

被看见了,乾皇没事。

他一准得死。

片刻后,一身便装的赵定思走进了殿内。

刚一进来,这位长公主就抽动了一下鼻翼。

随后,面露不悦。

也没有吭声,就这么盯着乾皇。

“咳,定思坐。”

乾皇轻咳了一声,连连招呼,那模样根本不像是一国之君,九五之尊,倒有点像是偷熘出去钓鱼,被自己女儿发现的老头。

事实上,乾皇的父亲,极为不靠谱。

在乾皇五十岁时,还和新纳的妃子生下了长公主赵定思。

之后更是夜夜笙歌,三年后就薨了。

五十三岁的乾皇登基为帝,带着三岁的长公主在身边。

而在长公主成年时,才随后有了太子、二皇子、三皇子。

所以,从某方面来说,这长公主就是乾皇养大的。

说是自己女儿也不为过。

“你不是说你不再抽福寿膏了?”

“那东西是害人的玩意儿,你不知道?”

“番邦蛮夷献这东西,你难道不知道他们的用意?”

长公主一连三问。

“这……”

乾皇无言以对。

他当然是知道的啊。

可他不能说啊。

一说,又是一次争吵。

他不想吵。

只能是眼巴巴地看着长公主。

“兄长你已经有十年未曾理会过朝政,我看你精神头很不错,要不下月初一起,还是由您来主持朝政吧,我正好有事要办。”

长公主一本正经地说道。

“定思你这是怎么了?”

“是不是不开心?”

“还是又有人嚼舌根子了?”

“告诉为兄,为兄灭了他九族。”

乾皇直接坐起来了。

那模样,根本不像是一个马上九十岁的老人。

尤其是眼中亮起的凶光。

宛如实质。

好似龙吼。

原本候在殿外的小太监、宫女全都两眼翻白的昏死过去,尤其是离得最近的那位小德子,更是七孔流血,直接死了。

对外,所有人传言长公主把持朝政,乾皇早就被架空了。

可眼下,却不是那么一回事。

或者说,不准确。

因为不是长公主架空了乾皇。

而是乾皇主动放权的。

长公主看着自己的兄长,叹了口气,抬手握住了乾皇的手。

“没有人。”

“我就是有些累,想出去走走。”

“皇兄,你就让我出去嘛。”

长公主说到后面,已经带上撒娇的语气了。

而乾皇毫无立场,马上答应。

“行吧,行吧,去吧。”

“不过,早些回来。”

“我让神武营跟着……”

“神武营足足八万人,跟着我算什么事儿,我就是出去散心游玩,而且,神武营拱卫帝都重地,不容有失。”

面对根本问题时,长公主坚持己见。

乾皇眼中更是溺爱。

“好,好。”

“但是身边得有用着得利的人手。”

“去带一队大内侍卫去。”

乾皇说着就摸出一块腰牌,这一次不容拒绝

长公主听出来了。

所以,点了点头。

之后兄妹二人又闲聊了一阵。

“怎么突然有点饿了。”

长公主说道。

“哈,就怕你不饿。”

“我这都准备着呐。”

乾皇一熘烟从塌上起来,到一旁的立柜前,直接从里面拿出一个装满了点心的食盒子,盒子内装着的是一枚闪烁红芒,还在跳动的心脏。

不是人类的心脏。

巨大,且满是压迫感。

还带着炙热。

“这个是之前什么兰进贡的龙心,我让人烹饪了。”

“虽说肯定不是龙心,就是四脚蛇之类的,但功效不错。”

乾皇说着就期待着看着自己妹妹。

当看到长公主一张嘴,整个龙心就被夹裹着融入烟气中,吸入肚子里的时候,眼神中更是期待了。

“味道不错。”

“就是有点辣。”

长公主评价道。

乾皇则是一脸笑意。

“蛮夷之地,味道是有些冲,下次为兄让太医院和御膳房的人琢磨琢磨,有没有法子把这味儿去去,还吃不吃了?”

“不了。”

“我身体消化不了那么多。”

“吃多了难受。”

“那皇兄,我先走了。”

面对着乾皇明显想多聊一会儿的模样,长公主就像是一个任性的孩子,直接就走。

乾皇直直送到了殿门口。

就这么望着长公主的背影消失,这才返回了塌上。

他重新拿出了烟枪,点燃了灯。

再一次吞云吐雾。

两三口后,这位突然开口了——

“去和那帮蛮夷说,上次的四脚蛇不错,多进贡几只来。”

“还有……”

“之前不是有个哪的蛮夷说他们那有火鸟,钦天监的人说那火鸟有凤血血脉,让他们献出来,给定思加加餐。”

说到这,乾皇还是一脸宠溺。

可下一刻,这脸就阴沉下来。

“告诉南斗北斗两司,去处理了‘长生道’道主,绝对不能让他和定思见面。”

“事儿办不好,他们就没存在的必要了。”

声音落下,帷幔阴影中,立刻有人应是。

之后,殿内就只剩下乾皇吞云吐雾了。

而在一旁的垃圾桶里,则放着二皇子、三皇子的折子和两人失踪的折子。

对此,乾皇漠不关心。

……

日子一天一天过。

转眼就要奔二月了。

海门一片欣欣向荣,新建好的码头直接开埠,船来船往,站在码头上一看,那帆都得连着天,看都看不到边儿。

早起,码头上人来人往的。

不时喝个豆浆,吃个馒头。

‘长生道’的妖人闹,不假。

可大家也得生活不是。

而且,这次‘长生道’妖人闹得都是一些大人物。

关他们市井小民什么事。

大家每天开开心心上工,然后,欢欢喜喜听故事。

那滋味,竟然有点美。

不过,最美的还是李长海这憨小子。

自从和张德寿学飞刀后,那本事眼瞅着一天一个样。

张家小少爷都不得不说,李长海适合飞刀。

今儿,李长海蒙眼,射下了两只麻雀后,张家小少爷表示李长海可以出师了。

“后面的东西,我没法教你了,这是我传家的东西,女儿女婿都不能教,只能教给儿子的。”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张家小少爷这话说得也明白。

李长海这憨小子根本没有嫉恨。

传家的东西,怎么能教给外人?

就像是他老李家进山的那张图似的,能给外人吗?

不可能!

那是安身立命的本钱。

可越是这样,李长海这憨小子心底越发感激了。

所以,今儿一大早,李长海就去打酒了。

他准备好好感谢张家小少爷。

他带的钱也足够。

老李知道穷家富路,对孩子也照顾,走的时候不仅给了银元、铜钱,还在袄子里面给缝了二十片金叶子——这次李长海打算全拿出来。

原本,憨小子是想订酒楼的。

那天浑羊殁忽的酒楼就好,但是张家小少爷不去啊。

人多眼杂的。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漏了馅儿,他可就得玩完。

随着歌德越搞越大,张家小少爷已经跟不上歌德的思路了。

他不知道歌德究竟想要干什么。

但他知道。

自己要是坏了歌德的事儿。

他准得玩完。

所以,酒楼去不成。

那就在家喝点儿吧。

起码喝口,吃点。

因此,李长海不仅得打酒,还得去买烧鸡、肘子,烧鸡要脆的,肘子得炖得烂湖,要是有酱牛肉和炸丸子就更好了。

花生米和豆干,自然也必须要有。

都是下酒菜。

对此,李长海万分感激。

他认为是张家小少爷给他省钱了。

这些东西,不要说那些金叶子了,他身上的银元和散碎钱都绰绰有余。

李长海打酒买菜去了。

夏云飞在院子里凝神养气。

张家小少爷则是晃晃悠悠来到大门口,直接靠在太阳地了。

他现在一身乞丐打扮。

也没有那么多讲究。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入戏了。

张家小少爷总觉得当乞丐挺好的,不用端着也不用驾着,自由自在的,还无拘无束。

莫名的,还能有快乐的感觉。

靠着墙,暖烘烘的太阳,张家小少爷翘着腿,哼着曲儿。

别提有多舒服了。

可马上的,张家小少爷就一皱眉。

在他眼跟前,出现了一个算命的。

手里拿着幡子,上面写着神机妙算,戴着瓜皮帽,眼睛浑浊,看起来是瞎子,身上的衣服旧,但挺干净的,就这么站到他跟前。

明明是瞎子,却给了他一种打量的感觉。

张家小少爷笑了。

没胆怯,更没置气,整个人往旁边挪了挪。

“一起?”

“讨扰了。”

算命的瞎子也没客气,就在张家小少爷原本躺靠着的地方支摊了。

整个过程,娴熟之极。

看起来完全不像是瞎子。

片刻后,瞎子坐好了,等人时,开口了。

“占了你的地方,我给你免费算一卦?”

“别介。”

“我这人命不好,心更是小,听不得那些话。”

张家小少爷一摆手。

“命不好?”

“您这命,孩童时虽然有凶险,但过去了之后,就能得遇贵人,不仅遇难成祥,而且还大富大贵妙不可言,这种命,就算是皇亲国戚也比不了,哪来的不好一说?”

算命的瞎子一本正经地问道。

“你就捡好听的说吧。”

“还皇亲国戚呐。”

“我现在就是一乞丐。”

张家小少爷靠在太阳地里,嬉笑着说道。

“乞丐又怎么了?”

“这影响你的好运了吗?”

“没有吧。”

“相反,你继续下去,你会成为乞丐中的王者。”

算命的瞎子掐了半天指头,脸色认真。

“乞丐中的王者?”

“那是啥?”

张家小少爷来了兴趣了。

“还是乞丐。”

算命瞎子实话实说。

“您逗我呢?”

“得了,得了,您摆您的摊,我晒我的太阳。”

“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张家小少爷翻了个白眼,冲算命的瞎子比划了一个中指。

这是本能的举动。

但是,令张家小少爷没有想到的是,这算命瞎子竟然一把就抓住了他竖起的中指。

嗯?

张家小少爷一愣。

不是瞎子?

能看见。

而且,能一把抓住我的手指,我还没有反应。

高手!

顿时,张家小少爷警觉起来。

可还没等张家小少爷反应了,算命瞎子就松手了。

“差点儿。”

算命瞎子这样说道。

“什么差点儿?”

“您这话,能不能说全了?”

“说一半,留一半,生儿子没屁眼。”

张家小少爷嘴上嚷嚷着,身体则是蠕动了两下,转身就向远处跑去。

边跑还边扭头看。

咦?

那瞎子呢?

身后,瞎子没了。

还没等张家小少爷琢磨明白呐,就撞在了墙上。

确实是墙。

可这儿之前明明是门。

怎么回事儿?

张家小少爷捂着额头上的包儿,眼前有金星浮现。

算命瞎子笑眯眯地凑过来。

“想不想学?”

“不想!”

张家小少爷回答的干脆,转身再跑。

可这次,又撞墙了。

就在他捂着头,琢磨怎么办的时候,一抹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奇门遁甲?”

“我能学吗?”

张家小少爷大喜过望。

这声音太熟悉了。

一扭头,张家小少爷就看到了许久没出现的歌德。

以及脸色惊疑不定,浑身上下直哆嗦的算命瞎子。

只听那瞎子结结巴巴地自语着——

“域、域外天魔!”

相关推荐:文娱之我只是个演员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从天后演唱会出道遮天:成帝的我回到地球当保安我,七大灾厄之主模拟人生者二次元里的魔道修士三国战神哥几个,走着回到六零年代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