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男频->悍卒斩天->章节

第一千八百七十九章 大冤种

热门推荐: 杨晟已过万重山 我真的不开挂 无耻术士 侯门嫡女如珠似宝 萌宝助攻:爹地,追妻请排队 植物与史莱姆与160 洪荒明月

嗖!

钱李氏的话音刚落,头顶上空就斩下一道剑气,直袭钱通德。

这道剑气是空中那四位圣境老祖中的黑袍老者挥剑斩落的,他不是钱家的老祖,而是钱李氏娘家的老祖,应钱李氏的请求来帮钱若鸿抢夺家主之位的。

事实上空中的那四位圣境老祖中有两位是钱李氏从娘家请来的帮手。

他们联合钱家的一位圣境老祖,试图以三对一的人数优势,逼迫钱家另一位站队钱通德的圣境老祖就犯。

“休想!”

当!

被围在中间的钱家老祖无惧黑袍老者三人的压迫,挥剑斩出一道剑气,追上并击散了黑袍老者斩向钱通德的那道剑气,救下了钱通德。

“找‎​​‎​‏‎‏​‎‏​‏‏‏死!”

黑袍老者大怒,挥剑扑向钱家老祖。

“杀!”

另外两人也一起围攻上去。

火气全都大得不得了。

“杀!”

下方,钱李氏的火气更盛,竟挥舞着利剑带头朝钱通德杀去。

因为她着急想杀人灭口。

“钱通德,你刚才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钱通路一边扑向钱通德,一边怒气冲冲地问道。

什么钱若鸿的亲生父亲是谁?

钱若鸿的亲生父亲不就是他钱通路嘛,还能是谁?

钱通德为什么要这么问?

难不成还有别的答案吗?

钱通路的心里冒出一个不好的猜测。

“哈哈,钱李氏,你这么着急想杀我,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亏心事,怕我说出来,所以急着杀我灭口吗?”钱通德一边抵挡钱李氏及一干人的围攻,一边笑吟吟地问道。

钱李氏的眼睛里充满了恐惧,招式越攻越急,招招致命,恨不得立刻一剑刺死钱通德,让他闭嘴。

可是她越急,招式越乱,反而被钱通德抓住破绽,一剑扫在了脸上,把她的左脸颊划开一道深深的血口。

“啊--”

钱李氏惨叫着退出了战斗。

“钱通德,你找死!”

钱通路见自己的媳妇受伤,不禁怒火中烧,猛地攻向钱通德。

张小卒俯视着下方的血腥厮杀,不禁皱眉问道:“杨话事,你有没有感觉有点奇怪?”

“哪里奇怪?”杨自勤不解问道。

“你有没有觉得钱家人的脾气非常暴躁?一言不合就打起来了,明明是一家人,可挥起刀剑一点儿也不留情,全都是致人死地的狠辣招式。”张小卒道。

“哎——”杨自勤叹了口气,道:“以下犯上,篡夺家主之位,本就是大逆不道的恶行,哪有什么道理可讲,唯有刀剑相拼,直至一方落败才能罢休。大家族的亲情也就那么回事了,在利益面前不值一提。”

“是吗?”张小卒皱起眉头,从下方收回视线,转头望向四方。

一眼望去,天上地上‎​​‎​‏‎‏​‎‏​‏‏‏到处都在厮杀,空气里充斥着刺鼻的血腥味,甚至就连空气都被鲜血染红了一点。

入目的情景让张小卒眉头皱得更深了,抬头往高空望去,只见整个南郊上空血气冲天,笼罩着一股可怕的血煞之气。

“不对劲!”

张小卒心里陡然一惊,感觉好似有东西在操控人们的情绪,让人变得格外暴躁,甚至是嗜杀。

“钱通路,你个白痴,自己的婆娘在外面找汉子都不知道,给你生了个野种你也不知道,竟然还当成自己的亲儿子养,哈哈,你个大冤种,我要是你,早就没脸活了。”

钱通德终于说出了秘密。

他故意在声音里夹带了一些力量,让声音极具穿透力,于混乱厮杀的战场上传进了每一个钱家人的耳朵里。

钱家人听了后震惊万分,纷纷停下战斗,诧异惊愕,难以置信地看向钱李氏。

“啊--你住嘴!住嘴——”钱李氏惊恐嘶吼。

她埋藏在心底深处几十年的秘密被钱通德当众说了出来,精神一瞬间差点崩溃,顾不上脸上汩汩流血的伤口,再次挥剑扑向钱通德。

当!

然而她刺向钱通德的剑却被钱通路挥剑挡下了。

“告诉我,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钱通路双目喷火地瞪着钱李氏问道。

其实钱李氏歇斯底里的反应已经让他心中有了答案,只是他不愿意相信罢了。

钱李氏猛摇头道:“夫君,他是在挑拨离间,搬弄是非,你不要听信他的鬼话,鸿儿就是你亲生的骨肉,我从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

“哈哈,李氏,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雨夜对钱通乾投怀送抱,还暗结珠胎的丑事,真当没有人知道吗?”钱通德生若炸雷般怒喝道。

“你——你放屁!你血口喷人!我杀了你这个满嘴胡说八道的王八蛋!”钱李氏慌了,再次挥剑扑向钱通德。

“钱通德,你放屁!”钱若鸿也怒骂一声扑向钱通德。

可是钱通路和其他几个围攻钱通德的人都已经停手,凭他们母子二人根本不是钱通德的对手,被钱通德两三剑就给挑飞了。

钱通德眼‎​​‎​‏‎‏​‎‏​‏‏‏睛里划过一道阴毒之色,盯着钱李氏说道:“常言道:家丑不可外扬。这件事我本是打算烂在肚子里的,若鸿侄儿虽然不是二弟的孩子,可他是四弟的孩子,也是我钱家的血脉,为了钱家的声誉着想,也只能让二弟糊涂一辈子,可是你偏要作死,偏要逼我说出来。”

钱李氏以为的谁也不知道的秘密,实则早在七年前钱通德就知道了,是钱通乾在酒桌上喝醉后说胡话吐露出来的,被他听到后便记在了心里。

他没有立刻讲出来,根本不是为了钱家的声誉着想,而是专门留到这一刻用来对付钱通路、钱若鸿和钱李氏的。

身为一家之主,他早就知道钱通路三人有谋篡之心,也清楚他们背地里的动作,但是他一直佯装不知,因为他手里攥着一击必杀的秘密,只需在关键时刻讲出来,就能让钱通路三人万劫不复。

所以在他眼里,钱通路三人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与其立刻捏死他们,不如留着他们多为家族出出力。

这些年钱若鸿为了表现自己的能力,在族人面前立威信,可有没少为家族出力,又有钱李氏借助娘家的力量,在背后不遗余力地帮忙,钱若鸿蛮干了几件大事,给钱家赚取了巨大利益。

像这样的好帮手,钱通德怎舍得一把捏死。

钱李氏要是知道钱通德的算计,恐怕得气死过去。

“放屁,你放屁!不是真的,都不是真的,你们不要听他胡说八道!”钱李氏嘶吼道。

相关推荐:进化之眼星际回收商史上第一密探我在英伦当贵族深空之流浪舰队危情谍影道观养成系统从我是特种兵开始打卡百万可能乱世枭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