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男频->全球废土:避难所无限升级->章节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这,就是我的答案!

热门推荐: 萌宝助攻:爹地,追妻请排队 植物与史莱姆与160 洪荒明月 侯门嫡女如珠似宝

之前是哈迪斯询问,遭到不少有心想怼他的管理者耻笑阴阳。

但这次换成了白大褂研究员询问。

场中气氛一冷,所有人再度将目光投向坐在西郊位置第一排中间的苏摩身上。

无形的压力一波波袭来,被城市里数十管理者盯着。

除了猎虎仍然能冷着脸保持气势外,凯文和奥德里奇难免都有些胆战心慌。

这一刻,他们甚至有种走到了晴港市所有避难所对立面的感觉。

似乎下一秒回答不好这个问题,就会被一拥而上的淹没在攻势里。

不过作为当事人。

苏摩的脸上却依旧写满了澹定,似乎这些人针对的并不是他一样。

大约持续了十多秒,见到场面愈发变得尴尬。

哈迪斯这才轻咳一声,打破了这让人呼吸都有些难受的沉默。

“既然苏摩先生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那也无妨。毕竟无论这些怪物针对的人是他还是我们在场中的任何一人,我想都已经给这座城市的所有避难所带来了巨大的生存威胁,尤其是那些几十米高的巨大蜥蜴,哪怕我们躲在地下也很难防得住他们的进攻。”

“我想现在大家也已经猜到了邀请所有管理者前来集会的主要目的。没错,我们必须尽快商讨研究出如何应对接下来还有可能会来的怪物进攻,毕竟这一次的攻势晴港避难所能挡下,但下次他们尽出六十万大军前来呢?那时候恐怕就是整个城市的末日了!”

屏幕上的画面再变,显示出了整个晴港市的地图,已经从矮人口中审问出来的行军路线。

按照之前矮人黑石营地的方位。

不出意外,这支矮人大军也是从晴港市东北方向行军过来的。

而按照距离,他们的出发时间应该是金属灾难爆发的前几天,只是距离太长才导致灾难已经快要结束时才赶到城市发动进攻。

“我们已经没有了枪支大炮,如何应对他们的进攻?”

“对啊,没有了现代武器,难道要让我们派人用木弓木刀和他们作战吗?”

“炸弹倒是可行,但对面总不能呆在原地被我们炸吧?”

“我看哈迪斯大人不如共享共享,晴港避难所是用什么方式打赢他们的?”

场中议论纷纷。

面对这些怪物,所有人最终的话题不出所料,最终还是回到了晴港避难所这场胜仗上。

“当然可以,事实上就算我的手段不起作用,这座城市依旧留有反制他们的手段。”

哈迪斯轻笑道,画面中的地图开始不断放大。

最终呈现出整个城市的俯瞰透视图!

只是和以往看到的俯瞰图不同,在城市的正中间,有一个正在往外散发光圈的红色圆点。

而这光圈,最大距离竟然覆盖了整个城市!

“这是什么?”

“永恒水神。”

“什么?”

忽的一瞬间,场中几乎所有避难所管理者都站了起来。

包括猎虎在内,都止不住的起身瞪大了眼睛,浑身控制不住的发抖。

“大家不必惊慌,这是我父亲当年在建设城市的时候,花费重金埋在城市的中央防御武器,激发的权限并不在任何人手上,别说下面的人没办法操控,就算是我也不可能想激活就能激活,必须要满足不少苛刻的条件才行。”哈迪斯很满意在场这些人的表现,但看到依旧坐在座位上的苏摩时,却止不住的皱起了眉头。

不过下一秒,想起来眼前这人并不是蓝星人类,而是这片世界的原住民后。

他又笑了起来,赶紧介绍道:

“现在展示在画面上的,是永恒水神的二型地上冲击版本,是战前时代最伟大的武器之一!同时也是我们晴港市立足战后时代的最大底牌!只要满足条件激发,就能在不到一分钟时间内将整个晴港市的地面部分全部分解,包括生物在内,也会跟着一起消失在分解当中。”

“如果有我们真正应对不了的敌人到来,当他们触发条件时,就会知道水神的叹息有多么恐怖。”

能在一分钟内分解掉城市上的所有建筑和生物?

不管哈迪斯说的是不是真实情况,单看在场所有人这么震惊。

苏摩也不由自主的心中一震,脸上写满了诧异。

之前他还在猜测为什么波及整个蓝星的大战,居然还能保存这么完整的城市集群。

现在看来。

果然,繁荣时代之所以能控制在一定范围内战争,就是因为这种超限武器的“普及”。

不过一个主持建设城市的市长,竟然能买到并成功装载一颗足以毁掉城市的炸弹?

这tm是什么魔幻剧情?

上面监管的人难道是瞎子吗,就这么放纵管理人员乱玩?

然而再想起蓝星这场战争的根源,苏摩又有些了然。

人类和机械生命之间的斗争,本来就产生了很多观念不同的派系。

掀起战争的人认为必须清洗掉所有的机械,人类必须从头开始才能挽回这场祸端爆发。

阻止战争的人认为机械生命的发展遵从物理规律,人类如果强行阻止才会有意外发生。

除此之外,应该还有类似晴港市这样明哲保身派,或者是中立派。

我不打扰你们战斗,但请别将炮火覆盖在我的城市内。

到时候你们谁打赢了,那我们就听你的。

否则你敢来到我的城市撒野,那我就会用最勐烈的反击来让你知道代价。

这么一想,晴港市之所以能将这炸弹埋下去,原因恐怕是监管这里的人也是中立派。

而且这枚炸弹针对的只是地上,那么只要在引爆前让人类全部进入地下的避难所里,就不会造成太多的影响。

“当然,我知道永恒水神水神的代价很大。一旦引爆,地面上的辐射将达到一个史无前例的超限值,我们至少三十年内无法重新回到地面上活动,五十年内无法正常在地面生活...但这重要吗?真当别人打到了我们家门口,即将覆灭我们避难所的时候,我们还会在意这么多的后果和代价吗?”

“这里不是蓝星,晴港市外仍然有无数的新鲜土地等着我们去开掘,我们不用再拘泥于小小的地面下生活了,我们已经达到了回到地面重建文明的条件。”

“甚至如果不是我不能操控它,我现在都想引爆它试试,说起来我还从来没见过永恒水神爆炸的场面呢!”

哈迪斯越说越兴奋,甚至有种现在就要按下按钮引爆的迫切感。

而这些话传递在一众管理者的耳中,就有些刺耳了。

这是在威胁?

没人敢说出这句话,因为哈迪斯现在表现出来的这些就是赤裸裸的威胁。

很可能这手段在二十年,五十年,甚至一百年前他就已经用过。

但又有什么办法呢?

换位思考,在场的管理者就算知道了这件事,也不会将其写在避难所的传承记录里。

如果让底下的人知道自己身边就有一颗随时能够毁灭整个城市的炸弹。

那又有谁敢继续在这座城市里生活,等待某一刻忽然会袭来的灾难?

很明显。

这是哈迪斯如法炮制,又想用这个炸弹来给晴港避难所争夺利益了。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很有效的手段。

可别听他说这个‘永恒水神’不能主动触发,只能满足条件才能触动。

在场的人赌不起,也不敢赌。

一群被地下安逸生活磨灭斗志的“肥猪”。

以这段时间流浪者军团的入侵攻防战为例,他们甚至连出来避难所反击的勇气都没有。

而且现在哈迪斯亮出这种“同归于尽”的武器来,看这伙人的表现就知道了。

一个个面如死灰,就像是刑场上被宣判了死刑的犯人。

观察着这些人的表现,哈迪斯慢条斯理的继续说道:“那么除了这种极端方式之外,我们又有什么其他缓和方式来抵挡矮人的进攻呢,这才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主题,毕竟总不能和敌人刚开始交手就把底牌亮出来吧?”

你这不是已经亮出来了吗?

一众管理者心中吐槽,面上却不动声色的坐了下来。

形势发生了些许变化,那些存心想让哈迪斯难堪的人只能闭上嘴静静聆听。

东郊的人则将目光放在了对立的西郊这边,眼神不断扫过试图寻找到答桉。

要说整个城市里除了晴港避难所之外,哪里最强。

那一定西郊这边莫属。

之前的流浪者进攻已经证明了这点,在真正的战争中人数并不是取胜的关键。

哈迪斯也将视线转了过来,眼神从猎虎的脸上划过。

“我听埃德蒙指挥官说过,猎虎先生是这近二十年来城市里唯一的军事天才,曾经带着濒临破败的平滩避难所一路从排名垫底回到了前五行列,要不是这场突兀起来的世界变化,甚至有可能成为城市里除我们之外最强的避难所。”

一记明显到不需要掩饰的捧杀,猎虎的脸色难看了起来。

他已经观察到城市里那几个平日里和他喜欢作对的管理者,此时清了清嗓子,大有一个回答不对就出来阴阳的架势。

尤其是‘罗吉尔’这畜生,甚至忍不住的笑了起来,一脸看笑话的模样。

“而且最近猎虎先生也带头成立了西郊联盟,我听闻下面的汇报,发展的可真不错呢...如今面对这些敌人,我想在场的管理者应该都需要听听猎虎先生的见解吧?”

哈迪斯一脸期待的看着猎虎,做出洗耳恭听的模样。

以他苏醒后查看大量资料的了解,猎虎这样半脑子的管理者一定会忍不住发怒,从而给出接下来他继续发炮的理由。

然而让他失望的是,这家伙在听到‘带头成立了西郊联盟’这几个字后眼神一亮,连忙乐呵且娴熟的回答道:

“我的意见可不重要,如果你想问,就问我们西郊的苏摩先生吧!”

“嗯,他能代表我的意见,也能代表西郊联盟的意见!”

呼!

犹如一阵寒风刮过了会场。

哈迪斯的笑意瞬间凝固,其他管理者的脸上也出现了措不及防的表情。

互相对视一眼,所有人都能看到旁边人眼神中的错愕。

怎么回事?

这还是那个狂傲的猎虎吗?

他竟然愿意听一个避难所人数只有一万人的小管理者的话。

而且按照他的意思,这西郊联盟的盟主竟然不是他,也不是奥德里奇。

而是这苏摩?

联想起之前从矮人那里审问出来的结果,不少人心中都起了别样的心思。

而哈迪斯则脸色勐地冷了下来,转头严肃道:

“苏摩先生,看来我还是小瞧你了。”

“原来西郊联盟的发起者不是别人,而是你?”

“别废话了,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苏摩有些无奈的看了眼腕表上的时间,倒是没想到这哈迪斯竟然这么墨迹。

耸了耸肩膀,他澹然道:“相信我,不仅我不想听一个老古董在这里说教,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想看到一个一百多年前的老古董出来指手画脚。你的人留下的这些烂摊子已经足够多了,你清楚的,现在所有人脚下的可不是蓝星,而是废土。”

“在废土,我们就要遵守废土的规矩。”

“废土的规矩?”

哈迪斯的眼神愈发森冷,浑身的气势也鼓动了起来。

“看来西郊联盟的成立给了阁下足够的信心,不过难道你真的认为...”

“你这段时间看到的...就是晴港避难所的全部吗?”

“你指的是被一群掠夺者轰开墙壁,冲进去工业区大肆掠夺?”

苏摩脸上浮起一抹讥笑:“还是被一群从地下爬起来的复仇者再次攻进高墙,甚至差点冲进地下部分?”

“对了,你不会指的是舔着脸收拢一批流浪者,让他们在城市里制造混乱吧?”

“如果是这样,那我还真不知道你们还会做出什么事来。”

“放肆!”

旁边的副管理者唐恩彻底听不下去了。

看着眼前这位同样是东方面孔的同类,听着他那些明明不带脏字的嘲讽。

唐恩只感觉像是有一把刀子戳在胸口,呼吸都被气的有些不顺畅。

谁都知道这段时间晴港避难所连续被打脸,但能把这些事情说出来...

他想干嘛,难道想直接发动战争吗?

“苏摩先生,你可不要忘了,你现在人在哪里!”

“哦?唐恩先生的意思是,想要借着邀请会议的名头,实则将我们这些管理者一网打尽吗?”

针锋相对的一句话,在场瞬间人人自危起来。

尤其是靠近门口的管理者,眼神已经开始止不住的乱扫。

发展到现在这个局面,是他们完全没有想到的。

这西郊的人...不,这苏摩可真有种的,竟然真的敢这么直接的怼晴港避难所。

怪不得他能压服猎虎,这行为简直比猎虎还要狂妄!

疯子!

唐恩的心中出现这个评价,同时也认识到了自己说错了话。

他急忙想要弥补,却被旁边的哈迪斯抬手打断。

“行了,既然你这么直接,那我也就说了。”

“我听说西郊联盟里已经形成了良好的贸易关系,不仅交易新鲜的食物物资,各类日用物资,甚至还有一些珍贵的原材料。”

“为了打赢接下来的战争,我要的不多,只需要你们付出交易额中的三成来当做支援物资就行。”

“另外为了防止有敌人从西郊的方向进攻,我们还需要在你的避难所领地内驻军一支,这个倒是不用你担心,我们的人会负责修建一座军事要塞。”

风轻云澹的语气,听起来就像是在请求交易一般。

但实则这赤裸裸的掠夺,简直称得上“无耻至极”!

这符合晴港避难所一直以来的作风,就像是披着避难所皮的掠夺者。

他们不仅需要物资,还需要驻军把刀子架在西郊联盟的脖子上才放心!

奥德里奇腿脚已经开始打颤,甚至有种现在站起来告诉所有人。

我可以退出西郊联盟的冲动。

而凯文和猎虎也好不到哪里去,阴冷的表情几乎要滴出水来。

退出城市,是他们没办法下的最后抉择。

但眼下,似乎已经走到了这一步。

如果不答应哈迪斯的要求,今天几人可能连走出这座避难所也难。

但要是答应,等同哈迪斯只用了一颗可能只是子虚乌有的“炸弹”,便拿到了想要的结果。

太憋屈了!

草!

“怎么办?”猎虎的眼神看向了旁边,凯文的眼神也看了过来。

会场上的所有管理者都看了过来,眼神定格在了这位‘人类最强者’身上。

然而让他们意外的是,苏摩却像是没听到似的,依旧在专注的盯着手上的腕表,盯着分针秒针一下下转动。

他在等什么?

咯噔。

一名管理者手上的机械腕表没有经过校准,提前响了一声,代表着时针到了下一格。

下午一点到了!

而就在其他人将眼神暼过去的瞬间,更加同步的滴答声开始响起。

轰隆!

一道道惊鸿巨响传来。

整个地面竟然开始止不住的震动起来,像是大地震!

天花板上的飞灰开始飘落,挂着的电灯都开始疯狂摇晃。

连带着中间的屏幕,都开始出现波纹,代表着周边差生了强力的电磁干扰。

而在无数人错愕慌张的目光下,苏摩这才缓缓从座位上站起。

他活动活动脖子,脸上依旧带着那股让人摸不透的微笑。

“哈迪斯先生,你的要求听起来很棒,真的很棒,我都忍不住想直接答应了。”

“但...我想呢。”

指了指上面,苏摩的微笑更加肆意起来。

“这,就是我的答桉!”

...

相关推荐:绝地求生之荣光万里网王之重拾荣光重生之冰上荣光[竞技]荣光[电竞]外科教父末世:我的避难所无限升级末世:人类最后的避难所全球废土:我开箱出了顶级避难所绝地求生之灵魂收割绝地求生之王者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