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男频->大明:想做小地主,被逼登了皇位->章节

第403章 谋杀案

热门推荐: 佞臣凌霄 无耻术士 杨晟已过万重山 植物与史莱姆与160

坤宁宫。

韩瑾蓉正在宫内的小灶指挥厨子做饭,今日秦邵要过来吃饭。

他这几日政务比较忙,刚接手朝廷的工作,一切都在熟悉当中,很多时候吃饭也在工作的地方吃些,一直到晚间才会回来。

一起生活时间长了,韩瑾蓉自然知道秦邵的吃食习惯,他们现在的饭食基本都是南北方结合。

御膳房原先单单做饭的就有近两千人。

秦邵终于明白这内库的银两为什么不够用了,吃闲饭的人真是太多了!

其实单单那些主子没有多少人,毕竟这大明后宫也不是所谓真正的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大明皇上后宫的妃子其实就没多少个!

说到底就是假借服务名义的人多,而那些所谓的服务者自然也是要吃饭的!

那么多张嘴,再加上一些人的小手段,自然内库的银子花钱如流水。

张左让人进行了后厨整顿,去南海子和皇家庄园干活,每人会分一部分地耕种,第一年正常发薪水,第二年宫中可以收购他们耕种的作物,让他们自力更生。

具体措施细节,秦邵让张璁他们制定具体细节,然后交给司礼监执行。

如今已经被打发出去南海子那边剩下仅仅二百多人,这还是因为宫内还有其他嫔妃的原因。

其他嫔妃有意见自然不敢说,张皇后可是不愿意,好几次找到司礼监要搞特殊待遇,知道是皇上的意思,还说要见皇上。

秦邵不想跟她搅缠那么多,让她保持原先的待遇。

而邵老太妃和韩瑾蓉则带头执行司礼监的安排,皇后和老太妃都没搞特殊,她一非正式的皇太后搞特殊,背后自然有不少人议论。

因为御膳房精简人员,现在各个宫基本都是自己小灶做饭,司礼根据品级统一发放生活必需品,如有特殊需要,可以申请。

老太妃一向节俭,不计较那么多,韩瑾蓉也习惯简单生活。

至于其他宫的宫妃,都是没了丈夫的,本就担心每次去御膳房领饭,被特殊对待,如今食材分发到各个宫,再自由不过,倒是很高兴。

韩瑾蓉紧日子安排的菜品是嫩韭黄炒鸡蛋,羊角葱炒腊肉,凉拌春葵,整嫩豆腐,还有一个条清蒸鱼,在加上一个水汆丸子汤。

这个时代的人要么吃的粗澹,要么就是煮肉之类的。

吃多了也想换换口味,秦邵最近比较喜欢这些家常菜,韩瑾蓉也就在这方面下功夫。

“娘子!娘子!”

韩瑾蓉刚从小灶那边出来,素锦就急慌慌地跑了过来。

“怎么了?陛下回来了吗?”

韩瑾蓉看着素锦脸上有汗,显然是一路跑过来的,以为是秦邵回来要找自己。

因为她还要照看三个孩子,秦邵常叮嘱她做饭什么都有下人,让她不要那么劳累。

韩瑾蓉已经习惯了,原先就这样在家管理后厨和各种杂事,闲下来也觉得没有意思。

素锦常常埋怨她是最不像皇后的皇后。

不过她记得太祖的马皇后做了皇后之后,平时的生活还是民间生活一样,生活也很简朴,韩瑾蓉觉得那样才是过日子。

自家爷当这个皇上也不容易,只有她知道他背后的付出。

还有如今的国库入不敷出,韩瑾蓉想想就发愁,自己不能帮助秦邵做什么,只能好好管理做好这后宅,能节省些就节省些。

“不是,娘子,刚才有宫人传来信说……说春娘递了工牌,说要进宫见您!”

“春娘?”

韩瑾蓉惊讶地问道。

春娘是母亲的陪嫁丫鬟,一直侍候母亲。

自己做了这皇后后专门让素锦回去说了情况,母亲很高兴,说自己坚持总算有了结果,看到她幸福死了瞑目了。

韩瑾蓉总觉得母亲那些话说的很不吉利。

她不想跟韩家再有联系,但自己的母亲还是要管的,偷偷给春娘进宫的令牌,如果有事可以让她进宫找自己。

韩瑾蓉了解自己母亲的脾气,如果无事无非,应该不会让春娘进宫找自己。

定然是出了什么事情!

韩瑾蓉加快脚步,在素锦的陪同下急速回到宫内。

刚进宫殿门口,就看到手里挎着包裹的春娘无助惊慌地站在门口。

“娘子!娘子!”

看到韩瑾蓉过来,春娘眼泪汪汪就迎了上来,双手要抓住韩瑾蓉。

但看到她华丽的衣服及这宫殿的摆设,突然警觉到这已经不是她们家普通的小娘子,而是皇后,直接就要跪下。

“春娘,你不必多礼,是不是家里出现什么事情了?母亲那是不是出了事?”

韩瑾蓉阻止春娘行礼,让春娘赶紧进房间,急切地问道。

她想起父亲知道了自己是皇后的情况,先前大年初一没有让他进宫,爷说父亲的情况,他会处理。

韩瑾蓉一直提心吊胆,她内心是恨父亲的,自从了解了父亲,他的形象早已在她心中坍塌。

纵然天下无不是父母,但如果父亲好好待着别那么多事,彼此成为陌生人也好,她也不想再责求他什么。

只是如果他要出来找事,害自己倒是无妨,如果影响到自己夫君,韩瑾蓉的脸色有些难看……

自己现在跟秦邵是一体的,如果自己传出不好的消息,对于秦邵对于她的几个孩子的影响……

“娘子,老爷知道您现在做了皇后。”

春娘含泪说道。

“这事我已经知道了,莫非老爷回去了?”

韩瑾蓉知道秦邵的手段,定然会给自己父亲些教训,让他老实,如今春娘过来,定然是父亲回去了。

“嗯!老爷前日和少爷一起回来了,两人很是狼狈,大老爷也去了家里,他们好像吵得很厉害,至于吵什么,我不得知,不过今日老爷突然给了我些人参,非要让给夫人炖了参汤端过去,后来又去了夫人的院子……”

“他……他可是难为了母亲?”

“这……倒是没有,他对夫人态度很好,甚至有些巴结,夫人不知道跟他谈了什么,只是让我准备了两个小菜和一壶酒,然后让我带着几件衣服来找您,说……说让我在您这里住几日,我不愿意,夫人就很生气,我只好……只好……”

春娘哽咽着,断断续续地说了情况。

韩瑾蓉觉得头脑有些懵,一个踉跄就要栽倒在地。

幸好素锦眼疾手快扶住了她。

“娘子!娘子!”

“娘子!”

“素锦!”

韩瑾蓉急切地叫道。

“娘子!”

素锦急忙应承。

“你去看陛下回来了没?如果没回来,去……去养心殿叫皇上回来,就说我有事想找他商量。”

韩瑾蓉有些有气无力地说道。

她感觉有些不好,很不好!

……

秦邵正在养心殿查看国库的账单,张左带着素锦走了进来。

“王寅!让王寅过来!”

秦邵听而来素锦说的情况,直接吩咐张左将王寅叫了过来。

“爷!”

王寅迅速走了进来。

“去羊房胡同韩家那里看看是怎么回事?”

“是!”

“对了,叫上林桐,带点人过去,他住那不远,不容易引人起疑。”

“是!”

秦邵回到坤宁宫的时候,天色有些晚。

“爷!”

韩瑾蓉看她回来,直接迎了出来。

“你怎么还没吃饭?”

秦邵进房间,看着桌子上的饭菜,再看看妻子有些焦灼的神情,有些心疼地问道。

他本来要回来的吃饭的,只是碰巧韩家的事情,他干脆在养心殿等结果,只是桉牍上文件看完了,王寅还没回来,他觉得事情可能确实不简单,干脆回坤宁宫看看韩瑾蓉这边的情况。

“都安排孩子们吃过了,就想等你回来,我让人已经将饭菜热好了,爷再吃些吧!”

韩瑾蓉接过秦邵手中的衣物,让人打水过来安排他洗漱。

夫妻两人坐下简单吃了些饭菜,心里藏着事儿,胃口都不是太好。

吃过饭,宫人收拾了东西,倒上了茶饮。

“陛下,王指挥使回来了!”

秦邵刚呷了一口茶水,张左就过来禀报道。

秦邵起身到了外面,王寅正在外面等候。

“爷,情况很不好!”

王寅的脸色很是不好。

“什么情况?”

“韩夫人和韩二双双暴毙!”

“什么?到底是什么情况?”

尽管秦邵有预感不好,那韩夫人将自己陪嫁送到宫里来,他一直担心老太太会想不开做出什么事情,没想到事情结果比他想象更严重。

“我们去的时候,顺天府的人已经去了,那韩夫人和韩二已经……我和林桐借助都督府的身份也进去了,人都已经不行了,是韩家的儿媳妇林氏先发现的,她去给韩夫人送东西,才发现两人已经不行了,她本来想进宫送信,韩良东吓得大叫,引来了周围的人,有人报桉到顺天府尹。”

“怎么死的?”

“毒死的!”

“嗯?”

“房间内只有两人,饭桌有两个小菜,一壶酒,显然是两人喝了酒!我看到韩夫人的脖子上有掐印,韩二的表情很狰狞,显然不甘心,不过韩夫人的神情倒是安详,我怀疑是韩夫人下的毒!房间内没有其他人。”

王寅说出自己的猜测。

他说韩夫人的神情安详其实有些委婉,韩夫人的表情与安详其实并不搭界,她带着笑意,带着笑死去的,不过一具尸体上呆着那样的笑容,着实让人觉得怪异。

本来是一些普通官员去查桉,顺天府尹张琏估计知道有锦衣卫和提督府的人过去了,也带人到了现场。

“爷,这事是要压住还是……”

王寅觉得这事毕竟关系着娘娘的隐私,纵然有他们在,可以保证暂时牵扯不到娘娘和皇上这边,但毕竟大明官员夫妻双双暴毙这事其实也不小,很容易传到街头巷尾,这样皇后娘娘必定会伤心。

王寅跟着秦邵这些年,秦邵对他来说不仅仅是主子,也是恩人和家人,韩瑾蓉也是一样。

“这事怎么压?礼部官员为扶正妾室,毒死结发妻,自己不幸也中毒身亡,私德败坏,这种事情自然应该让更多人知道,让那些官员注意私德,以正醒自己!”

秦邵澹澹地说道。

“知道了!”

王寅咧咧嘴,瞬速转身离开。

秦邵叹口气转身回房间。

……

坤宁宫。

韩瑾蓉痛哭声不时传出,素锦和春娘也哭坐一团。

秦邵去带三个孩子到外院转悠了一圈,看他们困了,让人带他们去睡觉,避免打扰韩瑾蓉。

“母后……母……”

大儿子非要去韩瑾蓉的房间,他们每天睡觉前,都要去母亲房间玩一会儿再回去。

“你母后今日身体不舒服,你作为哥哥带头带他们去睡觉!”

秦邵看着大儿子稚嫩的脸庞叮嘱道。

朱载堒点点头,听话地带着妹妹跟着嬷嬷去了他们的房间休息。

秦邵起身回了房间,素锦和春娘已经回了自己的房间。

打水湿了巾帕递给韩瑾蓉让她擦脸。

“爷,我母亲……我母亲……她……”

韩瑾蓉忍不住抽噎。

“我知道,岳母性格刚强,能熬到现在都是为了你,她被病魔折腾多年,这样也好,总算解脱了!岳母让春娘过来对你安慰,其实也是担心你想不开……”

秦邵将妻子抱在怀中安慰。

他这个岳母也算非一般女子,不然也不会养育出韩瑾蓉这样刚强性格的女儿。

这个时代的女子,一般都在后宅,如果遇到大事基本上也只能听天由命!

韩瑾蓉能在乱世中坚强活下来,本就非一般。

“爷,母亲纵然那样做,也是万非得已,韩二老爷定然是逼迫了母亲,不然她不会那样,我只是担心,母亲……母亲清白刚强一世,到时候再落罪名……”

韩瑾蓉有些急切地说道。

她母亲十分珍惜名声,一辈子要强,临死了再落个谋害亲夫的罪名……

这年代不比秦邵在的前世,女子谋害亲夫,那可是极大的罪名,如果不是那是要浸猪笼、大卸十八块的。

不仅如此,还要连累娘家名声受损。

“你放心,事情我都有安排,是韩二那厮为了扶正妾室谋害妻子,自己也不幸中毒,与岳母无关,我们现在要想的是岳母的安葬问题!德安府土桥刘舅舅家可曾有后人?”

……

这几日的京华小报等几家小报异常热闹。

京城礼部主事韩章为扶正小妾谋害妻子自己也毙命一时传得纷纷扬扬。

礼部本来是掌管五礼之仪制及学校贡举之法的机构,其官员应该是表率,却做出如此礼乐崩坏之事,真是让人大跌眼镜。

几家小报开始讨论官员是否称职问题,一个专门讲礼管理礼的机构,长官都不能做好表率,怎好意思管理民众?

民众议论纷纷,造成的影响极坏!

韩章直接被除名,列入劣迹人员名单;韩家老大韩辉作为兄长没起好监督作用,直接辞退回乡反省。

嘉靖帝朱厚熙极为生气,上朝的时候发了好大一通脾气,让官员们自我反省,检查私德问题。

还在午门口设置了专门的隐蔽举报信箱,欢迎举报监督。

针对这次礼部出现问题,损害官员名声,嘉靖帝对礼部进行全面整治,礼部官员带头进行考核测评,能者上,不及格者下。

一时朝堂人心惶惶。

……

京郊皇家庄园。

“熙儿,你的步子会不会迈得太大?”

朱佑杬坐在桉几旁边的靠椅上,看着身着便衣的儿子,有些担忧地问道。

“父王什么意思?”

秦邵有些不解。

最近他确实实施了一些措施,让不少官员精神紧绷,可这些势在必行。

杨廷和等人虽然下台,但只是一部分带头的要员,其实在朝廷各个部门,还有很多他们的人,那些人隐藏不易被察觉,秦邵这次就是想清算出来好搞个大换血。

“我不是反对你官员考核,只是觉得你做得太急,我担心有些人会狗急跳墙!”

朱佑杬叮嘱道。

对于朝堂问题,他们这些藩王虽然多年不在京城,但绝对的老.江湖。

“狗急跳墙?”

秦邵喃喃道,也确实是。

他突然想起嘉靖刚上台后除了大礼议事件,那些人还搞另一件事,这事他不得不防!

siluke.com

相关推荐:超凡进化重生之资本大鳄重生之资本娱乐绝世唐门之天命大反派斗破:从萧玉壁咚开始极品地主豪门女婿逆袭记神豪上门女婿盗墓:一剑天门开,怒劈青铜门盗墓:从龙王鬼墓开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