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男频->伐清1652->章节

第二百三十三章 留有后手

热门推荐: 侯门嫡女如珠似宝 佞臣凌霄 萌宝助攻:爹地,追妻请排队 我真的不开挂 洪荒明月 杨晟已过万重山

最新作战部署的军事会议结束之后,刘文秀和李来亨两人也随即准备离开南昌,回到自己的防区。他们千里迢迢来参加军事会议,其实最重要的是对孙可望这个“盟主”表示忠诚,政治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刘文秀原本就心念孙可望的信任和大哥的情份,李来亨也并非是谈恋权势的人,他对自己的道德要求甚至比刘文秀还要高。但他要报大顺军的仇,李自成的仇却是母庸置疑的,只要孙可望不打内战,他就绝对不会跳反。

而且,李来亨背后还有高桂英做参谋,刘体纯一系的夔东大顺军余部已经全面融入了孙可望的势力之中,遍布户部,军情司和督察司等关键部门,深受重用,就算李来亨有那个跳反的心,刘体纯也会第一个出来反对。

其实,局势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打了那么多场决胜之战,天下已经无人不知“摄政王”孙可望了。无论承认还是不承认,整个南明联军实际上都已经紧紧团结在了他的身边。

只不过,李定国和郑成功都是有帝王之志的人,权力,特别是这种至高无上的权力,一旦想过,靠近过,有过机会,那就再也摆脱不了了。

更不用说,李定国和郑成功现如今在他们自己的地盘上,任用文武百官,决断百万生民,所作所为根本就是和皇帝无二。

要知道,这可是皇位,古往今来几千年,这片土地上多少英雄好汉,使尽了浑身解数,舍了性命就是为了它,让人放弃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靳统武在会议结束之后,悄悄地和刘文秀见了一面,不过具体讲了什么,孙可望并无从得知。但他怀疑这是靳统武故意做给他看的,之所以小心翼翼,就是为了离间他和刘文秀的关系。

孙可望虽然并不觉得李定国这种小伎俩有什么用,但还是决定亲自去送了刘文秀一程。李来亨因为要回长沙见高桂英,早一日便已经离开了。

“文秀,吴三桂要反正之事,一定要仔细斟酌,绝对不能轻易答应。这人毫无信用可言,手下兵马又强,要小心被他算计了。”孙可望说着,停下了脚步,转身看向了刘文秀:

“十一年前,若不是吴三桂勾结清军,放多尔衮入关,这天下绝对不会到如今这般地步,千万百姓更不至于死于非命。顺军的英雄好汉们,父王也不会死在鞑子的刀下。这不止是李来亨的仇,也是咱们兄弟的仇,更是天下人的仇。

如果咱们连吴三桂这种为满人冲锋陷阵的汉奸都能免于一死,天下人又如何看待我们,后人又如何看待我们?孤宁愿多死几千将士,也绝对不愿接受吴三桂的投降。”

孙可望如此说,不仅是因为担心李来亨,刘体纯等大顺军一系不满,也不只是要压制刘文秀,担心他兼并吴三桂之后,实力上升太快,更是他一贯的政策——这些罪首,一个也不能放过。

刘文秀也知道所有汉奸中,吴三桂,尚可喜,洪承畴之流是最不可饶恕的,所以就算吴三桂最终投降他,他也同样会找机会杀掉。

“大哥放心,如果吴三桂再来信,我一定会问过大哥的意见再做决断。”刘文秀拱手抱拳道,如今只有他和孙可望两人,他们自然是以兄弟相称,这也是孙可望之前再三要求的。

“不过,我还是觉得可以假意答应吴三桂反正,等真正控制陕西,收服他的军队之后,再找个借口杀了他。实在不行,咱们制造个意外,弄死他也易如反掌,大哥何必担心那个?”

“不。”孙可望摇了摇头,他当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但更深一层的,孙可望同样也想到了,他不相信吴三桂想不到:

“吴三桂绝不会完全信任咱们的,到时局势一严峻,清廷也必然会进一步放权,反正关内的土地又不是他们的,顺治绝对乐于看到汉人相争。而吴三桂有了更大权力,甚至是代表了陕甘的缙绅边军之后,恐怕咱们就难以和平瓦解他的力量了。”

“大哥的意思是,他会明面上昭告天下已然反正,竖起抗清大旗,实际上是想割据一方,保全身家性命?”这是刘文秀说出口的,没说出口的则是孙李郑三方相争,天下再度大乱,到时就是吴三桂的机会。

“只要咱们不承认他,就算有清廷的任命,陕甘的军头和缙绅也不会认他,这点局势,他们还是看得懂的。吴三桂麾下大军的新兵大多是当地人,咱们想要瓦解他,便不难。可若是咱们承认他了,那些军头士兵都上了他的贼船,后面的事情就不是一时半会可以解决的了。”孙可望又继续说道。

刘文秀听到这里,也点了点头,看起来就好像他没有考虑到这一层似的:“如此说来,最重要的,还是要分化陕甘清军,不让他们被吴三桂裹挟。而且这样一来,吴三桂也会忌惮更多,手下的大军,更会人心不稳。”

“嗯,文秀说对了,孤就是这个意思。”孙可望再度点头道。

和孙可望告别之后,刘文秀便带着一百多名亲卫,还有心腹大将王复臣登上了去荆州的楼船。卢名臣所部已经控制了九江往西的整个长江水道,清军也退出了黄州府,这一路上并没有什么危险。

而且,卢名臣原本是刘文秀手下的部将,如今要护送老上司,他虽然不能亲自护卫,但派出了麾下最精锐的一营水师。

船头上,刘文秀手扶栏杆,王复臣站在内侧,两人都同时遥望着旷阔的鄱阳湖湖面。这时还是白日,又没有刺眼的太阳,船只刚刚驶入鄱阳湖,水天相接,融为一体,蔚为壮观。

“大王,咱们真的要听摄政王的,不招降吴三桂?”王复臣刚刚就跟在刘文秀身后,两人说的话他也都听到了。

“孙可望说得没错,吴三桂不能就那么直接招降,但是他手下的大军,咱们一定要想办法吞并。”刘文秀顿了顿,嘴角微微上扬,又颇有些得意地说道:“本王已经派人和高夫人通过气了,高夫人会说服李来亨和顺军的那一众将领的。”

“大王的意思是,陕甘的清军,咱们要和李来亨一起分了?”王复臣心中有些惊讶,毕竟降兵和战利品,历来都没有听说过要和别人一起分的,而且要分也应该和摄政王啊,这一口一个大哥的,分东西的时候倒是没了?

刘文秀见状,不由得摇了摇头,双手扶着船舷的栏杆,身子微微前倾,又问道:“复臣,本王问你,打完鞑子之后,摄政王和晋王,能握手言和吗?”

王复臣一听,愣住不说话了,他心中其实有答桉,可是以他身份,这样的话是不能说的,他也不敢说。

wcxsw.org

“其实李来亨也同样担心这样的事情。”刘文秀依旧看着面前水天一色的湖面,又接着说道:“若是孙可望主动挑起,要消灭李定国,那本王和李来亨也绝对不会袖手旁观。否则李定国一死,便是郑成功,郑成功之后,便是本王和李来亨。千百年来,兔死狗烹,无不如此。”

王复臣闻言,喉结紧张蠕动,但还是不敢说话,他垂头拱手,余光悄悄一瞥,看见刘文秀脸上一阵戏谑,然后又听对方说道:

“本王必须早做准备,李来亨也必须早做准备,若是孙可望念及兄弟情谊,不杀李定国,那本王和李来亨便是奉他为天下之主也未尝不可,他担得起,也本来就该由他来当。这天下的鞑子,大半都是他杀的,当初父王收养了那么多义子,也只有他挽起了天倾,复了河山,这是他该得的。

可若是他要为了那个位置,杀尽兄弟手足,那本王也得为麾下这数万将士考虑,他不放过本王,也绝对不会放过你们......咱们必须留有后手,以防不测!”

刘文秀其实心里跟明镜一样,他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也很清楚孙可望当前的实力。他只是在等,如果孙可望动了杀兄弟的念头,他就绝不对客气。

事关生死存亡,刘文秀也绝对不会心慈手软。而李来亨也同样如此,他们虽然一直都没能在主战场上发挥作用,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是可以被随便拿捏的。若是两人联军,再和李定国东西夹击,便是郑成功隔岸观火,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

.

“打或者不打,就看孙可望了!”高桂英喝了口茶,随即轻轻放下茶杯,又说道:“清军现在已是强弩之末,孙可望之兵如此强悍,他们撑不过明年的。”

“孙可望现在并没有明确表态,不过看他的部署,是做好了和李定国打一仗的准备了,现在广东的大户很多都把钱存在了朝廷的钱庄里,特别是那些做海贸的,走货的,更是如此。到时候若是孙李相争,他们大概率会帮着孙可望,以免自己的财产遭受损失。”刘体纯也在一边补充道。

“湖北的粮草军需,乃至汉阳武器局,虽然是在我的辖区,但民政体系,督察体系和军队各系相互独立,地方卫戍部队又都是孙可望的人,大战所需的一切,都被他牢牢把握住了。咱们想要起兵,很困难。”李来亨也一脸担忧道。

高桂英虽然已经退隐,但以她的身份和资历,顺军余部的大小将领,还都得给她面子。高夫人可不是什么花瓶,那可是在战场上真刀真枪拼出来的一品夫人,凭的是实力说话。

而且,高桂英一直都密切关注着各方的局势,她在长沙,朝廷大小部门也都在这里,很多信息她都能了解到一二,再加上刘体纯和李来亨透气,全局便在眼前了。

和刘文秀一样,高桂英也同样担心打完清军之后,南明联军各部会有一场内战,她并不希望打内战,更不想李来亨和刘体纯掺合孙李兄弟的那些破事。

“刘文秀也同样担心,连他都不信孙可望,咱们更加得小心。”高桂英说着,想了想,咬着牙恨恨道:“刘文秀还说了吴三桂的事情。”

“吴三桂?”李来亨和刘体纯闻言,相互对视了一眼,同时惊讶道。

“对,吴三桂那狗贼,不敢和亨儿联络,就派人到了刘文秀那里,说是要反正,不过刘文秀没被他蒙骗,并没有直接答应。”高桂英看了一眼面前的两人,随即颇为郑重道:

“按刘文秀的意思,他一个人吞不下陕甘的数万清军,他是想咱们和他一起,一起进军陕甘,到时候吴三桂的兵马对半分,山西和河南是亨儿的,他要陕甘,然后就等孙可望和李定国,看他们如何打算。”

“那吴三桂呢?”李来亨并没有先问地盘的事情。

“吴三桂必然要死,但这还得看具体的情形,一切以吞并陕甘,山西,河南为准。”

高桂英这个时候反而是更为冷静,比起和吴三桂的仇,她更在意李自成留下的顺军余部,她活着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看着他们一直活下去。

其实这样的势力划分是有些难为李来亨的,或者说是刘文秀用来彰显自己诚意的。以李来亨的兵马,最多就是再占个河南,然后就得整合降兵了。

这一点高桂英自然明白,但很多事情得看破不说破,还得陪着刘文秀继续演,让他勉为其难地接受山西,同时也接受蒙古部落的骚扰,承担西北的军事压力。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只要最后能杀了吴三桂,过程如何并不重要,我配合刘文秀就是了。”李来亨澹澹道。

他是经历过和明军合作的大小战事的,被友军背刺的事情数不胜数,他对孙可望和刘文秀都有所提防。但唯一不变的是,自己的实力,只要实力够强,有地盘占着,就不用害怕。

而要在接下来错综复杂的内斗中保证自己的安全,李来亨就必须和刘文秀合作,占据先机。这种时候可不能寄希望于孙可望的仁慈。这点道理,李来亨早就明白了。至于部将对不先杀吴三桂的不满,这就是孙可望多虑了。

“我也赞同,先夺了河南,趁着缴获的粮草军备,把兵马扩张到三四万,和刘文秀一联军,孙可望就不敢随便动手了。”刘体纯赞同道,然后忽然话锋一转,又说道:

“而且,我和孙可望相处的这段时间,对他也算是有些了解的,若是李定国不主动挑起内战,孙可望应该会选择和平的手段处理。他一直都在加强军事内阁的权力,特别是自己里面的影响力,想来也是为了最后联合各方做准备。”

“希望如此吧,但咱们一定要留有后手。”高桂英微微叹了口气,再度提醒道。

她知道刘体纯因为和孙可望的利益关系,现在说话明里暗里都是向着对方的。

相关推荐:游戏王降临全球这本书和游戏王有什么关系卡牌降临!全球游戏王!鹰视狼顾登基吧!大王!天皇巨星从做天仙表哥开始我是硬饭王我要做太孙女友成名不甩我怎么办金装秘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