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男频->重返2000:大国机长->章节

第129章 吾为国士!天下无双!(求订阅!)

热门推荐: 佞臣凌霄 萌宝助攻:爹地,追妻请排队 无耻术士 我真的不开挂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培训教室以外,易风扶着栏杆,脸上噙着些许不耐烦,在他身边,邓文佳正在喋喋不休地抱怨着:“易总,你怎么能当众撕了合同呢?”

“刚才不是说过了,为了把徐苍留在这里啊?”易风转了个身子,用后背抵着栏杆,双臂环抱着:“你这么急干什么,我也没怎么样啊。”

邓文佳确实很急:“要把徐苍留在这里,撕合同有什么用,撕合同本来就是不合法的。再说了,合同一式两份,蓝天航空那边还有一份,你总不能去蓝天航空那边也把另一份合同也撕了吧?”

看得出来,易风的级别虽然比邓文佳高很多,但两人在说话时的氛围并没有特别明显的等级差别,估摸着两人私下是认识的。

邓文佳说的的确是有道理的,且不说撕合同这做法到底有没有用。他们跟蓝天航空关于借调徐苍的合同本来就是一式两份的,两家航空公司各保存一份,蓝天航空可还是有一份呢。

“如果你觉得有必要,我倒是也可以去蓝天航空一趟。”易风笑道:“你可别忘了,我们国大航空也是蓝天航空的股东之一。”

邓文佳直接戳破了易风话里的漏洞:“你可拉倒吧!国大航空在蓝天航空的股份排序根本不靠前,你们在蓝天航空完全就没有发言权。当初,你们就是局方为了阻止蓝天航空的单纯民间资本构成才故意引入进去的,只有个象征意义,你以为我不知道?”

蓝天航空是国内首批具有民间资本参与的航空公司,但是局方允许民间资本参与进来,可不允许一家航空公司单独由民间资本掌控。

因而,在蓝天航空的第一大股东并非投资的民间资本方,而是当地的省政府。但是,省政府这边毕竟不是民航的专业人员,要是蓝天航空那群民间资本的人开始搞什么小动作,就算省政府这边还不一定发现得了。所以,必须安排一个懂行的第三行势力来监督,这个第三方势力并不用很强,只需要在特定时候有理由帮助省政府审查公司内部状况。

而被局方选中的正是国大航空。国大航空基本不会参与蓝天航空运营,当然他们也没有资格。只是因为只蓝天航空建立以来,运营都还算是正常,国大航空又重来不露脸,以致于蓝天航空很多高层都忘记自家还有国大航空的股份了。

国大航空就想要靠着这点儿象征性的股份,就想要强行让蓝天航空交出合同,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哈哈哈哈,你还记得呢。你还在国大的时候就心细,没想到这个也记得。”易风讪讪一笑,不过倒是不恼,而是随意地说道:“那就不去蓝天航空了呗。”

邓文佳扶着额头,他真的是有点儿搞不懂自己这个曾经不错的朋友了。稍微冷静下,邓文佳问道:“刚才你在里面说徐苍影响了波音的产能配额,这是什么意思?”

“当然是字面意思啊。”说到这个易风收敛了些许戏谑的表情,朝着培训教室那边望了一眼:“文佳,你把徐苍骗到这里这手的确漂亮,我都没想到。”

邓文佳翻了个大白眼:“什么叫骗?”

“行,随便你叫什么!”易风轻笑道:“前段时间,我们,木华跟天东三家向波音提出了一份大单子,可波音最后只能挤出三百架的飞机产能给我们。原本,因为我们跟天东此前跟波音的订单相对多一些,所以在产能分配上,我们跟天东要多不少,木华那边自然就少很多了。可是,不久前波音的最终分配方案却改成了三家均分。虽然我不知道这个徐苍跟波音之间有什么交易,但是我可以确定这个徐苍是真的不简单啊。”

“徐苍可以影响波音的决策,这怎么可能?”邓文佳脑子里回想着初见徐苍时候的画面,当时他就是出于对徐苍的单纯的欣赏才想让徐苍过来的。

原本他就以为徐苍只是一个纯粹的,天赋异禀的年轻第二副驾驶。一直到今天为止也都是这么觉得的,可在易风嘴里,徐苍的能量甚至可以左右波音的决策,实在是匪夷所思。

虽说近些年来,因为空客的崛起,波音的态度稍微好些了。但若是将之划分为好说话的一类,那无疑就是异想天开的。

不过,邓文佳很快就想到了一件事,马上大骂道:“我不管徐苍为什么能影响波音,但是既然你知道他有这么大能量,为何还要逼迫于他?且不说你能不能将他强留下来,就算能留下来,他心不甘,情不愿的有什么用!还是你仅仅是因为徐苍让原本属于国大航空的产能配额减少了,所以故意恶心他?”

说到最后一句话,易风的表情明显变得不快起来:“邓文佳,你以前是国大航空的人,应该要明白,从四十五年前我们国大的前身民航汉京管理局飞行总队开始,我们就从来不是一家单纯的航空公司。我们是国内唯一一家可以载国旗的航司,这就是我们第一航空的荣誉,既然身为第一,那就要有第一气魄。刚才我就说过,徐苍能影响波音的决策,那是他的本事,我们不会因此迁怒于他。你以为我是木华的马诚,脑子里除了利益就没有其他的了?身为国企,没有一点儿觉悟,跟个资本家一样逐利,当真是丢人现眼。”

同为三大航的战略部主管,主持对整个航司的未来发展方向的把握。可易风极为瞧不上马诚,认为马诚充斥着资本家的嘴脸。国企是要担负一定的社会责任的,可马诚却整天想着如何不择手段地赚钱,实在是与国家当初整个南方的民航资源组建木华航空的初衷相违背。

“真的?”邓文佳半信半疑:“那你跟我说说为什么要把徐苍硬留下来,即使让他感觉到不快也要这么做?”

易风皱了下眉头,张望四周,确认了附近没人,才是压低声音道:“陈老最近找过我了。说是国家已经同意进行国产大飞机的研制了,他后面要调去沪上。他跟我谈话的时候提及到了徐苍,说是他跟徐苍此前约定过,有可能等国产大飞机的原型机出来了,徐苍就会是首批的试飞员。后面我找了下徐苍的资料,我感觉陈老还是低估了他,徐苍就应该当国产大飞机的试飞首席。”

国产大飞机在很多年前就有传闻,陈老陈进vcc武一直维持奔走。如果国家同意了这个项目,那陈老过去找易风肯定是顺理成章的。

毕竟国大航空是国内最大的航司,要是国产大飞机上马,未来国大航空有可能是极为重要的买家,先期通个气是比较正常。因而,邓文佳倒是不怀疑易风所说的关于跟陈老见面的事情,只是后半部分关于徐苍的内容,他就有些怀疑了。

邓文佳承认徐苍很厉害,可国内这么多优秀的飞行员摆着,易风直接将一个二副指定为未来的国产大飞机的试飞首席,这无论从哪个角度都显得过于梦幻了。

“你觉得我是在胡说八道?”易风笑道。

邓文佳没有跟着笑,而是极为认真地说道:“我是认为你疯了。”

“我疯了?那是你还没有真正了解那个徐苍!就在前不久,他在西南的玉龙机场完成了一次落地,后面我会把飞机落地的视频文件发给你,你看了之后就会知道什么叫技艺巅峰。”易风长出一口气:“单论技术,虽然我不明白为什么,但是徐苍已经到顶了。他做不来国产大飞机的试飞首席,那就没人能胜任。”

邓文佳望着无比郑重的易风,他的内心当是惊涛骇浪。易风比他大不了几岁,但是却已经是国内最大航司的高层,评一句人中龙凤绝对不过分。

都说天才相轻,易风的眼界那可不是一般的高。能让易风这么折服的,徐苍得是有多么恐怖?然而,有一点邓文佳还是没有搞明白:“既然你说徐苍这么重要,那还要跟他交恶?”

“我无所谓跟他交恶,因为我从来不想从他身上为我自己或者国大航空谋取任何利益,他的肩上有一份国内民航未来的重量。”易风低声道:“现在他还小,还不知道什么是花花世界,尔虞我诈。民航圈子就这么大,蓝天航空是怎样的乌烟瘴气,想来你也是清楚的。其实,也不就是蓝天航空,你不用谦虚,现在国内公司环境好的就你们山航的,初升的太阳终归是活力十足的。环境是会改变人的,你敢保证徐苍此后一直待在蓝天航空不会忘却了初心。他以后怎么样我不管,我只要确定在未来几年内,他必须生活在一个相对清明的环境中,希望他能保持他那颗赤子之心。真的是太巧了,这个想法是我在与陈老见面后产生的,没想到,你直接帮我把事情给办了。”

“你就不怕他恨你?”邓文佳反问。

“他恨我又如何,恨我的人多得是,多他一个不多。恨我也行,总要有人当这个恶人的,只要他恨你就行。”

“那亚丁机场的777测试是什么?”邓文佳追问道。

“告诉你也无妨,反正你们几个月后也都能知道。”易风倒是不遮遮掩掩的:“我们国大航空有777的订单,所以知道得早一些,内容也详细一些。两个月后吧,顶多是三个月,波音会在稻城亚丁组织一场关于777的发动机极限测试,刚才那个徐苍会是测试的机组之一。”

邓文佳难以置信道:“你说什么?他去测试777,他会开777吗?”

“邓文佳,看起来你真是一点儿都不知道他啊。他会开777吗?就像他会开747,会开320一样的可笑。”易风带着一丝戏谑的笑容:“用你最夸张的想像构造一个天才飞行员的形象,那个就是徐苍!”

“你......”邓文佳直接愣在了当场足足半分钟,易风的话里已经透露了太多。此时此刻,他无比迫切地希望能看到刚才易风说的那个代表飞行技艺巅峰的玉龙机场的落地。

等了许久,邓文佳暂时平复了情绪,可是他意识到了另外一个问题:“那还是最初的问题,你刚才把合同撕了,其实根本没有用啊,他要回去,还是能回去的。”

易风微微一挺上身,离开了栏杆:“合同那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东西。他是以国大航空的内部调动的名义从蓝天航空借调到山航的。那么回去的话,还是得通过国大航空。他过来,我们国大航空可以签字,但是他想要回去,我们也可以不签字啊。”

易风一番话直接让邓文佳听得愣住了,许久后,邓文佳才有些担心地说道:“这会不会太......下作了?”

“下作,怎么就下作了?我是让他去趟刀山,还是下火海了?”易风掸掸衣服,突地,口袋里的手机想了起来。

拿出来一看,号码是自己秘书的。易风倒是不避嫌,直接当着邓文佳的面接了电话:“喂,怎么了?”

邓文佳自然是没兴趣偷听易风的电话的,可是很快的,他发现原本表情还很正常的易风慢慢变得神情阴郁下来,直到最后将电话挂断,易风脸上肉眼可见的气愤。

“怎么了?”邓文佳随口一问。

易风摩擦着森森白牙,将手机放回口袋里,他抬下眼皮看了眼邓文佳,顿了一下,最终还是说道:“波音刚才知会我们,此后的飞机......降价了!”

“降价?”邓文佳意识没有明白其中的关节,若是波音飞机要降价,那易风不是应该高兴吗,怎么看上去相当不爽的样子。

“果然又开始了。”易风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我走了,得要回总部了。”

“哦哦。”邓文佳甚至还没来得及道声别,易风便是急急忙忙地跑向了电梯间。

......

此时,在培训教室里,被易风撕掉的借调合同还散落在地面上,而前面围观的人群已经散走,台上只剩下魂不守舍的鲜通以及陪在他身边的一男一女两位地面教员。

徐苍已经走到教室的最角落处,给陆景华打去了电话。

“陆哥,你认识国大航空战略部的那个什么主管吗?”徐苍急忙道。

电话那头的陆景华没好气道:“我就是一家小公司的部门领导,人家国大航空是国内第一,战略部主管已经是属于决策层了,我跟他差了不知道多少级,我哪里认得?不是,你不是在山航吗,怎么问起国大航空战略部主管的事情了?”

“我TM也想知道啊。”徐苍自己都无语得紧,于是将刚才易风进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讲了一遍,最后忧心忡忡地问道:“他把我的合同撕了,说是让我留在山航,这是真的吗?”

等了一会儿,陆景华才是说道:“如果单说合同的话,我们飞行部这边还有一份,所以他撕了山航那一份合同其实没什么影响。”

“原来是湖弄人的。”徐苍整个人都松弛了下来,刚才易风那信誓旦旦的模样当真是把徐苍给吓着了:“没什么影响那就可以了,好了,不说了,挂了!”

“等等!”就在徐苍要挂电话的时候,陆景华突然制止了:“你先别挂电话。”

徐苍嗯了一声:“怎么了?”

“我想了下,我们确实还保有一份合同。可等你借调期结束,要将工作关系转回蓝天航空的话,那还是要国大航空签字,这要是......他们不签字呢?”

“我......”徐苍直接怔住了,差点儿破口大骂起来:“那个......那个就先这样吧,我先想想办法。”

说完,徐苍直接挂了电话。

一挂了电话,徐苍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想让局方介入。可是,这种公司内部的人事调动一般局方是不会干预的,他也不想让邸清泉或者师父陈向东难做。

正当徐苍心中烦躁之际,目光突地瞥见台上的鲜通正在望向自己这边。

“徐苍,你真的要参加777的试飞?”鲜通就坐在台子边沿,也不在乎地上脏不脏,而是有些失神地问着徐苍。

徐苍没有否认,而是点了点头:“应该是的吧。”

“原来如此!”鲜通长叹了一口气,显得无比的疲惫:“好啊!徐苍,这次我认输了,我会给你签字的。而且,之前说过的,后面只要我能做到的,我可以帮你办一件事。”

徐苍忙是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用,不用!”

鲜通这人老体衰,徐苍哪敢麻烦他的,万一中途出了什么事,他后悔还来不及呢。

徐苍原本只是担心鲜通的身体,可鲜通却是一哼,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你是不是觉得老夫已至暮年,一无所用了?”

徐苍刚想要否认,可勐地,他脑海里跳出来一个念头,试探着问道:“教员,要是以后我请你去别家公司教授机型理论,可否?”

“嗯?”鲜通一怔,旋即说道:“我若是要离开,国大航空想必是不会为难的。只是你让我去哪里,这边吗?”

“不是,不是!”徐苍笑道:“现在那家航司还不存在,不过以后会有的。鲜教员只需要记得给我的承诺就行。”

鲜通眯着眼,深深地看了一眼徐苍,突然他放声大笑:“好好好!只是你可要快些,我这身子骨,谁知道哪天去了,那我还得背个失信的名声。”

就在这时,那位女教员缓步过来,手上捧着教学日志递给徐苍:“我们已经签字了,你且回去吧,教员他今天是累着了。”

“嗯!”徐苍感激地接过教学日志:“那我先走了。”

鲜通无力地挥挥手:“去吧,但愿以后我们还能见面。”

徐苍朝着鲜通行了一礼,接着便是先行离开了。拿着教学日志,徐苍直接去了飞标办公室,将之交给了刚才的飞标女员工。

那位女员工看着教学日志上三位教员的签名,再回想起来徐苍反问鲜通的场面,顿时有些失神。

“你好,这个没有问题吧?”徐苍轻唤了一声。

女员工脸红了一下:“没有,没有,没问题了。对了,我们飞标还没有弄好试卷,后面弄好了,我们第一时间通知你,行吗?”

“哦,这样啊,那行,麻烦了。”遇到试卷都没有出来,徐苍也只能等着。

一切搞定,徐苍带着些许烦躁的心思离开了山航的基地大楼。只是一出了基地大门,迎面却是撞见了一个略带句偻的身影。

那人瞧见徐苍出来也是愣了一下,旋即枯藁的脸上泛起一丝笑容:“小友,巧啊。”

徐苍微微弯了下腰:“陈......陈老?”

来人竟然是此前有过一面之缘的陈进武。

......

此时,在木华航空的基地顶楼的天台上正回荡着马诚畅快的笑声。

“老刘,你知道吗?刚才波音通知我们,此后整机价格下降百分之十,后续的维护和航材价钱也能随之下降,最多能降到百分之五,哈哈哈哈。”马诚捧着咖啡,脸上尽是爬满了笑容:“所以,这就是天佑木华。马上民航市场放开,后续肯定还要购置更多的飞机。这么一算,我们后续可以省出不少钱呢。”

就拿一架正常配置的737-800来说,整机价格大约是在两个亿,光是一架飞机就能比以前少花费差不多两千万,这还不算后续维护和航材购买。

在马诚旁边的刘敏学则是看上去没那么开心,而是澹澹地说道:“我听说国家已经同意在沪上建立国产大飞机的研发基地。咱们公司好像也投了不少钱吧。”

“正好!”马诚志得意满道:“原本我就对那个什么国产大飞机没什么兴趣,那玩意儿简直就是无底洞,我们碍于是国企,被迫往里面投钱。波音跟空客不都是现成的好飞机吗,自己花大钱研制什么?”

刘敏学瞥了一眼马诚:“要是以后空客和波音联手卡我们呢?”

“我说老刘,你好歹也是做过管理层的人,净说什么胡话?现在是全球化的自由贸易,怎么会卡我们。”马诚丝毫不在意:“这下波音正好降价了,那个什么国产大飞机还是算了吧。就稍微投些钱,算是打发一下上面就行了。”

“可我听说这次国大航空是投了不少钱的。”刘敏学突然说道。

马诚撇撇嘴:“所以他们才会是三大航里面收益最差的啊。就跟他们航线到处铺开一样,西北那边有什么好飞的,纯赔钱。”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国大航空为什么要飞那些航线,他们市场部就不会做收益预期的分析吗,就不知道那些西北航线是要赔钱的吗?”刘敏学叹了一口气,幽幽地问出了一个直击心灵的问题:“还是你觉得我们三大航就是单纯的航司,就是一切往利益看的?”

这句话直接击中了马诚的内心,前一秒他还噙着笑容,下一秒就瞬间冷了下来。两人相对无言许久,最后马诚将剩余的咖啡一饮而尽,纸杯往旁边的垃圾桶里一丢,扔下一句话扬长而去。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

山航基地小花园石凳上,徐苍和陈进武坐在一块儿。想要此前在蓝天航空跟陈进武初次见面,现在一晃也不过数月,可是徐苍如何觉得已经过去了许久?

“我听说小友最近又干了件大事?”陈进武笑呵呵地说道。

徐苍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哪里,就是举手之劳。”

“举手之劳,拯救了百万性命的大事也是举手之劳了?”陈进武赞许道:“这人啊,做了功德就没必要遮着掩着。”

“是吗?”在陈进武面前,徐苍还是显得有些拘谨,活像是一个紧张的小学生:“不过,陈老你怎么来这里了?”

“我啊!”陈进武突然拍了拍徐苍的肩膀:“还记得你跟我说过让我主动申请调去上飞吗?后来我依从你的建议,打了申请。没想到,前些日子国家同意了大飞机的研制,就是有上飞主导的,我这算是赶上趟了。后面我就得常驻在沪上了,正好我从汉京领了任命,听说你在这边,恰好有个小朋友也要过来,我就顺道也来了。跟你道个别,也感谢一声,回头就要去沪上了。”

“原来是这样啊。”徐苍小心翼翼地问道:“陈老,那咱们大飞机的研制项目有名字没?”

“嗯?”陈进武没想到徐苍直接开口相问了。

徐苍看陈进武的表情以为碰着了机密,忙是说道:“我就是随便问问,不方便可以不说的。”

“倒是没什么不方便的,而是实在没什么说的。”陈进武叹了一口气:“你也知道,咱们国产大飞机基本就是重头再来,现在只有一些框架性的东西,连飞机名字是什么,都还没有定呢。”

徐苍点点头,这才是跟他记忆的C919的历史相符合。在自己没有干预的情况下,不管是C919,还是研制单位的商飞集团都还要等上几年才会出现。这也就意味着,这次陈老去沪上,那还得积蓄上好几年呢!

国产大飞机的研制之路实在是坎坷得很。如果自己没有记错的话,陈老应该是要去沪上飞机设计研究所,此后这个单位就会成为商飞集团的骨干部分。

只是有一点儿徐苍不太明白,如果现在开始国产大飞机的研制,就算国内对大飞机的经验是完全空白,那也不至于好几年下来一点儿积累都没有。

因为按照历史发展,C919立项是在八年后,为何八年后C919才仅仅完成立项,陈老这次被召去沪上,八年的努力下才完成了一个项目立项,这明显有些说不通啊?

难道在这八年的时间里出了什么事,打断了大飞机的研制?

“小友啊,之前咱们的约定你还记得吗?”陈进武突然问道。

徐苍光是在想着别的事情了,一时有些失神,被陈进武又是喊了一声才回过神来,马上道:“当然记得了。”

陈进武笑着点点头:“当时我去西南弄ARJ21的事情,只是想跟小友接个三院,没想到遇见的竟是如此少年英雄。我还是之前的那番话,一切遵从自愿,不要有任何负担。”

从陈进武浑浊却坚毅的眼神中,徐苍看见了真诚,刚才那句话并非惺惺作态,而是陈进武真心希望徐苍遵从内心的想法。

徐苍重重地点了点头。见此,陈进武才是畅快地大笑:“这才对嘛!你这个年纪的娃儿应该享受生活才对,若是让你不情愿地背负上家国压力,那就是我们这些老东西没有本事了。”

徐苍看陈进武那般开心,也跟着笑了起来。

突然,陈进武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来接听了起来。可是由于风太大,竟是难以听清。想了下,陈进武直接打开了免提,然后对着手机说道:“你说吧,现在。”

“陈老,我刚收到消息,原本有意投资的已经有好几家撤资的,剩下的似乎也要削减投资了。”手机里传出来一个年轻人的焦急的声音。

陈进武眉头一皱:“怎么会这样,不是前面都说好了?”

“好像是波音通知了国内各家航司,此后会下调飞机的整机以及后续维护及航材的价格,然后就......”

陈进武的眼皮一跳,沉默良久,最终还是说道:“好了,我知道了!”

说完,陈进武直接挂了电话。

在旁边徐苍脸色逐渐沉了下去,他终于知道为什么2000年的时候就着手开始国产大飞机的研制,可实际却到了八年后才真正立项,原来是有外因阻止。

其实徐苍也是能明白那些投资方的想法,造不如买,这个理念在这个时代就是主流。自研大飞机本来就是无底洞,一不小心,甚至可能血本无归,投资的价值在市场上的确不高。而此刻,波音都降价了,那自研的必要性又是大大降低了,那些个投资方自然觉得前途无望,不是撤资就是削减投入,倒也是比较正常的资本化运作。

然而,理解是一回事,能否认同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陈老,要是资金不够,跟国家申请呢?”徐苍小心道。

陈进武叹息道:“你不懂,国家为此已经挤出很多经费了。国家要做的事情很多,咱们不能事事都指着国家,她也有很多难处的。”

自研大飞机的经费那可是天文数字啊,徐苍就算有心帮助也是无能为力啊,只得问道:“陈老,那......怎么办?”

“没事,习惯了!”陈进武苦笑道:“当年芯片不也是这样?我们只要想自研芯片,国外那帮子人就开始降价,都是老一套的手段了......”

徐苍沉默了,陈进武其实还有半句话没说。这手段确实很老套,但却是非常有用。而且,徐苍知道未来国内的芯片就得因此吃个大苦头,莫非国产大飞机也要步芯片后尘?

煌煌大世,在真正的历史浪潮下,徐苍只感觉到一股难以言喻的悲哀与无力感。

突然,陈进武起了身,他挤出一丝笑容拍了拍徐苍的肩膀:“好了,今天就说到这里吧。或许以后咱们还有机会再见面的。”

说完,陈进武也不管徐苍说什么了,自顾自地离开了,留给徐苍的只是那似乎更加句偻的身影。

徐苍的胸口急速地起伏着,愤满之火几乎要填充了他的胸膛,他是如此痛苦却根本无法也无处宣泄。

曾经在重生时,他感觉自己是那唯一的天选之子,他想要改变很多,事实上,他也确实做到了一些。可真到了影响历史变革的事情上,徐苍是如此渺小,那种历史的厚重感几乎要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勐地,徐苍的手机响了。他长出一口气,看了眼手机上显示的号码,正是李荣成的。

想了下,徐苍接通了电话。对面很快就传来了李荣成的声音:“徐苍,现在方便见一面吗,我就在齐州这边。”

“好!”徐苍重重地说道:“正好,我也要见你一面。”

......

齐州市中心某处露天咖啡店里,李荣成眯着眼睛打量着匆匆而来的兄弟李荣显。

李荣显还是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在李荣成对面坐下,张望下四周,有些好奇道:“你怎么来这里呢?有公事,跟山航谈单子?”

李荣成心情不太好:“能不能直接说正事。”

“兄弟相见,没必要搞得那般严肃嘛。”李荣显打了个响指,招来服务员,点了杯美式拿铁,接着轻笑着问道:“还是在这边有你的相好?”

李荣成眼睛一瞪:“李荣显,难道你过来就是无聊到编排我的?”

“算了!”一看李荣成要发怒,李荣显便是收敛了嬉笑之色,一耸肩:“要谈正事,那就谈正事!就在刚才,我听说你们波音要进行降价了?”

李荣成却是不应,就这么品着咖啡。

然而,李荣显却丝毫不恼,自顾自地说着:“虽然以前我觉得你们波音的决策层蠢笨如猪,可总归这次的反应很快。降价是对的,我们空客也会跟上,幅度跟你们一样。这次我过来,就是跟你们通个气,免得配合不好,被他们钻了空子。”

李荣成缓缓地往下杯子,突然问了一句:“什么空子?”

李荣显嘴角掀起一丝讥讽的弧度:“那自然是以为能研制出自己的大飞机的妄想了!”

“哦。”李荣成随口敷衍了一声。

然而,这样子落到李荣显眼中让其眉毛一挑:“你看起来兴致不太高啊。”

李荣成哼了一声:“烦!”

“哈哈哈!”李荣显陡然发出一阵尖锐的笑声,就好像那野处夜枭的啼叫:“我说李荣成,你能不能收起那点儿可笑的血缘上的情怀。”

他指了一圈周围的顾客,脖子前倾,死死地盯着自己的哥哥,咧开嘴笑道:“你该不会跟这些人有什么所谓同胞的感情吧?你们不一样,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人往高处走,你怎么尽往下看?”

李荣成不想跟李荣显辩论这些无意义的事情,对于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他是半点儿没有认同,当然他也没有改变李荣显想法的愿望,最终澹澹道:“你们空客的意思是降价持续到什么时候?”

“当然是直到他们打消一些不切实际的念头后。”李荣显很自然地说道。

此话一出,李荣成低着头,轻声叹息一句:“徐苍,你听到了吧,这就是现实。”

“嗯?”李荣显顿时一惊,张望片刻,却是没有找打徐苍的身影。陡然间,他勐地一转头,正好和站在他身后的徐苍打了个对视。

徐苍缓步上前,居高临下地望着坐着的李荣显,只是吐出了三个字:“为什么?”

李荣显起先还有一丝慌乱,可是很快他意识到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慌乱的理由,于是他不但直视着徐苍,甚至还咧嘴一笑:“这个问题幼稚得让我反倒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仙木奇缘》

说着,李荣显呼出一口气,笑容更甚了:“徐苍啊,你知道那些首先登到高处的人应该干什么吗?”

徐苍眉毛一挑,却是没有回答。而李荣显本来也就没有想要徐苍来回答,他突然又是发出那尖锐的笑声:“那些人不是应该往更高处攀登,他们应该做的是把那些妄图超过他们的家伙给......踢下去。”

相关推荐:众星之主胎中打卡,女帝魔尊被我踹出娘胎人仙修为,女帝的贴身太监大唐御史:女帝饶命女帝能有什么坏心思巨舰大炮时代NBA:巅峰大鲨鱼,镇守篮下!NBA之开局获取麦迪模板末世:地球上最后一座城地球上最后一幢楼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