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男频->从1981年卫校开始->章节

第453章 家属红包收不收

热门推荐: 洪荒明月 佞臣凌霄 萌宝助攻:爹地,追妻请排队 无耻术士 侯门嫡女如珠似宝 植物与史莱姆与160 杨晟已过万重山 我真的不开挂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皮埃特心中惊讶,心想这样顶级的手术器械连他在英格兰的带教老师都没有,看来这个国际医学会理事果然牛逼啊。

因为圈里人都知道,只有牛逼的医生,才会配备牛逼的,专属个人的手术器械,这是一种身份和荣誉的象征。

只见陈棋重新将阑尾挖了出来,看了下,顺势就一刀切了下来。

皮埃特脑子都不够用了,直接问了出来:

“陈医生,你之前不是已经判断患者没得阑尾炎吗?而且你瞧这阑尾的样子,也不像是发炎疼痛,为什么还要切掉呢?莫非你……”

“没有莫非,反正腹腔都打开了,阑尾已经取出来了,顺便割割掉,也免得患者以后再得阑尾炎,就这么简单。”

皮埃特好无语,这华国人看病都这么随便的吗?

“那陈医生,你刚刚所说的内环口代表的是什么意思?这触及了我的盲区,手术接下来怎么做?”

陈棋结扎完阑尾端,这时候又拿起了手术刀。

“很简单,扩大切口,再往下切开一点,看看腹股沟管有没有问题,说不定患者这次还是腹股沟疝惹的祸。”

“what?可是,可是患者完全没有内容物凸起呀,怎么能诊断为是腹股沟疝呢?”

“谁说疝气就一定是凸起的?看好了!”

说完,陈棋手上的手术刀顺势往下一切,直接划过了内环口,整个切口扩大了6cm。

皮埃特和手术室里的其他外科医生都提高了注意力,定睛一看,果然发现了问题。

只见腹股沟管附近有一小点小肠塞入了腹股沟管,但又没有完全过去,仅仅是过了内环口,没有出到外环。

所以体表上没看到明显的肿块,更加没有进入阴馕。

但就是这么一点肠管塞入了腹股沟管中,已经明显压迫了肠管,导致肠管充血发红,一看就是发炎了。

幸亏的是活力还可以,没有坏死,若再延误一段时间,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果然真的如陈棋所料,是这段肠子惹的祸

皮埃特看到这里,背后已经收干的冷汗再一次冒了出来,原来自己的一个莽撞的决定,差点害了自己姐夫一命。

在这个阑尾炎都可能死人的落后非洲国家,肠子缺血坏死绝对是重症里的重症,由不得大家后怕不己。

陈棋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皮埃特:

“明白了吧?不需要我多说了吧?内环口如果压痛明显,哪怕表面没有凸起,B超也不支持,但咱们做为医生,还是不能排除腹股沟疝的可能性。

所以以后你再遇到这种情况,宁可多想想,小心一点,千万不要盲目自信造成误诊,毕竟我们经手的都是一条条生命,要对每一个病人负责。”

皮埃特傻傻站在那儿一会儿,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给陈棋深深鞠了一躬。

“我明白了,陈医生您今天给我上了一课,也让我终身受益,请原谅我之前的无知。”

陈棋呕一下打了个酒嗝,不好意思地笑笑:

“我们华国有句老话,叫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是一个认真的医生,如果能学会灵活运用书面知识,你一定能成为塞拉利安最好的外科大夫。”

(作者话外音: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这句话怎么翻译?)

皮埃特都快哭了:“陈医生,我有一个不请之请,我能不能到友谊医院工作两年,跟着您手术?”

易则文抬起头瞥了这个黑医生一眼,心想这家伙真TM是条变色龙,之前还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现在马上想拜师了,这变化也太大了。

陈棋也愣了一下,想到他在非洲两年肯定会比较忙,全世界飞来飞去,现在多一个助手也好,干活的人多了。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于是点头答应道:“行,你如果有机会就过来吧。”

“哈,太感谢了,太感谢了。”

陈棋嘴巴努了一下:“别感谢了,现在只是找到了病因,你姐夫可还躺着呢。”

手术室里发出了一阵轻笑声。

鉴于肠管没有明显缺血坏死,陈棋直接剪开内环口,还纳肠管,等同于放鱼入大海,以免干涸致死。

然后再缝合了内环口,杜绝腹股沟疝再次发生可能。

手术非常简单,对外科医生来说,逮住一个腹股沟疝,马上手术缝补一个,效果都是立竿见影的。

忌讳手术的都是湖涂蛋,万物皆可手术,盘它。

手术持续不到1小时就解决问题,这让周围的黑医生们一个个在心底里佩服得不得了。

无论是哪国的医生,大家崇拜技术好,水平高,能看疑难杂症的医生,现在陈棋在他们眼里,简直就跟神人一样。

从手术室出来,皮埃特已经彻底把自己摆在了“学生兼助手”的位置上,对陈棋那是点头哈腰,热情引导,耐心介绍。

陈棋这时候其实酒意有点上来了,就想回去美美睡一觉。

阿德姆夫人看到弟弟从手术室里出来了,一把拉住了他,拉到了一个角落里。

“皮埃特,你姐夫的手术结束了吗?顺利吗?”

“顺利,非常顺利,这些华国医生果然厉害,这次要不是有他们的帮助,姐夫可就危险了。”

阿德姆夫人一听,心中的石头终于放下了,脸上带着喜悦地问道:

“那这位陈院长和他助手的劳务费咱们给多少合适?”

陈棋这台手术讲起来算是飞刀了,因为不在本院,而且是病人方特意请来的,人家非洲老乡这点规矩还是懂的,人情世故全世界都一样。

皮埃特有点发愁了:

“姐,我打听过,这位陈院长属于两大国际医学组织的理事,身份非同一般,要知道咱们国家一个理事都没有,根据我在英格兰留学时知道的行情,国际理事做手术,起码都是4、5万美元起步的。”

“法克,这么贵啊。”

其实阿德姆家并不穷,做为矿业部的高官,阿德姆家族背后控制着好几座黄金矿,真正吃于家里有矿的那一种。

无论去哪个国家,都有穷人和富人之分,没有哪个国家真正做到了收入上的公平公正和合理分配。

但在非洲某些国家,比如塞拉利安,财富却被集中到了少数人手里。

从世界的角度来讲,是80%的财富被20%的人拥有。

可在塞拉利安,全国99%的财富,被1%的人拥有。

用华国的一句谚语,这就属于典型的“穷庙富方丈”,国家再穷,少数人还是富得冒油。

所以阿德姆家并不穷,有钱,大大滴有钱,可是阿德姆还是舍不得散财,正所谓越有钱的人越小气吧。

皮埃特一听就提醒道:

“姐,咱们交好了这位陈医生,未来两年咱们家人的健康可就有了保证,而且我,嘿嘿,我还准备跟着陈医生学习几年外科手术,咱不得交点学费嘛。”

一听弟弟这么说了,阿德姆夫人就点头了,凡是对娘家有利的事情,她都是举双手赞同的。

于是当陈棋离开弗里敦国立医院的时候,陈棋口袋里被塞进了一个厚厚的红包。

回去的车上,陈棋当着大伙儿的面,大大方方将信封拆了开了,数了一下,2万美元。

“哟,这可太出人意料了,想不到来非洲还能继续做飞刀。这黑大婶给这么多啊?好家伙还是美元,我以为她给的是当地货币呢,人家给了你们多少?”

陈棋没注意的是,何富乐、易则文、张兴、陈丽、杨秀秀5人的脸色已经变得雪白雪白,全都一个个傻愣着了。

陈棋没听到回应,便转头一看,瞧几个助手一个个都傻了就奇怪了:

“喂,你们几个怎么了?中邪了?没听说非洲有什么邪术呀。”

“陈,陈院长,这,这个红包我们收了,会,会不会犯错误?我们回去是不是应该,应该跟组织汇报,然后上交?”

陈棋心里骂着这个捏子傻瓜笨蛋胆小鬼,脸上仍然风清云澹地问道:

“你们的信封里有多少?”

陈丽立马回道:“里面有10张钞票,每一张上面都写着100,加起来就是1000。”

“我也是10张……”

“我这也是10张,不多不少……”

陈棋无所谓说道:

“那就是1000美元喽,收着吧,这也是非洲老乡对我们的友谊嘛,再说了,你们是付出了额外的劳动,取得额外的报酬,这也是天经地仪,实在不放心,我这个副团长兼副院长代表组织,允许你们私人收下。”

陈丽的性格比较活泼,马上哇地一声:

“陈院长,真的假的?这,这么多拿回国都可以买台彩电了。”

何富乐轻叹一声:

“不止可以买彩电,还可能免费赠送一副银手镯。”

年纪大的人想法多,顾虑多,反而没有小年轻的乐观。

八十年代的医院,除了正常的工资和少量的补贴(事实上的奖金)外,一般是很少有收红包的现象,更别提药扣、讲课费等等额外收入。

一来是自己觉悟高,二来也是没人贿贝各医生。

陈棋属于重生者,前世本就是医生,对于这种行业的潜规则看多了,也就有点习惯了。

可是易则文他们没经历过,一下子收到这么大一个红包,内心的纠结就甭提了。

钱谁不喜欢,可是钱太烫手又让人喜欢不起来,所以内心中天使和魔鬼正在进行激烈的厮杀搏斗。

当然这种“傻白甜”到几十年后将不再存在。

合理的钱可以拿,

但后来某些医生为了多拿回扣,故意多开药,明明吃一周够,给你开个三周一个月的药,完全不考虑药物的副作用和毒性。

还有在外科、骨科非常严重的滥用某些医疗器械,比如心血管堵塞的患者,明明装1只支架就可以了的,偏偏要你装个2支3支。

明明便宜的国产设备就可以用,偏偏让你用贵上几倍甚至几十倍的进口货,加重病人的经济负担。

这种药拿得是真亏心,也黑心,非常不道德,也是造成医患矛盾的一个集中爆发点。

陈棋听到下属们的担心,笑着摆了摆手:

“没那么严重,不说别人,你们就看我吧,部里已经允许了,在国外拿到的飞刀费全部归个人所有,所以放心拿着吧,看来咱们2年后回去,你们一个个都能发笔小财。”

易则文激动地喊道:“对对,发财了,1000美元啊,我这辈子都没拿到过这么多钱,还是外汇。”

何富乐这时候听到陈棋愿意背书,也放下心来:“那就好,那就好。”

陈丽又探过头来:“陈院长,你为啥说咱们两年里还能发财呀?”

陈棋笑而不语,脑子里却想到了弗里敦国立医院院长巴格里之前跟他谈话。

巴格里的意思很简单,就是希望陈棋能多多来指导他们弗里敦国立医院的业务,

同时利用陈棋国际双理事的优势和名头,最好能帮助他们建立一个“非洲整形外科中心”或“手足外科中心”。

以便吸引全非洲的病人来塞拉利安看病,提高弗里敦国立医院在非洲的影响力。

到时非洲的有钱人、当官的、农场主、奴隶主、酋长等等权贵都来找他陈棋治病,这红包能少?

但这话他不准备先说。

有些钱可以挣,但也要注意影响,鬼知道这100多个华国团员里面,会不会有人眼红,从而回国打小报告,到时又是一场是非。

既然是红包,那就暗暗地收,闷声发大财。

第二天,陈棋酒醒了,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渔民维维安的恢复情况挺好,毕竟没有伤到要害,再加上这些非洲黑大叔的命硬,连抗生素都没用多少,炎症就控制住了。

这几天陈棋已经把海鲜都快吃吐了,这非洲老乡就是实诚,一萝萝往友谊医院送,跟不要钱似的。

呃,好吧,有可能真的不要钱,毕竟人家也没冰箱,这大热天的根本保存不了。

所以现在基地里的厨师王师傅已经开始带人晒起了鱼干。

就在陈棋准备去门诊的时候,皮埃特的电话来了,显得比较焦急:

“陈医生,我姐夫突然出现高烧,会不会跟手术热有关系?求求你能不能再来一趟弗里敦国立医院?”

相关推荐:控卫在此我当上帝那些事儿当上帝重新开始进化宝可梦我能进化精灵北美枪侠警探从龙族开始的次元之旅我在龙族当龙王龙族:我的一人之下绝对有问题随身一个游戏空间那年1981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