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男频->民俗从湘西血神开始->章节

087、无间诡影(2/2)

热门推荐: 侯门嫡女如珠似宝 萌宝助攻:爹地,追妻请排队 植物与史莱姆与160 洪荒明月 无耻术士 杨晟已过万重山

宗阳跌跌撞撞的来到了纂王爷庙门口,没有人阻拦他,他血手印按在了柱子上。

不知道他看到了纂王爷的神像,还是看到了纪小道人。

他最后一口气泄了。

“外头的镜子,外头的镜子有问题。”

“看了镜子的人,都碎了。”

他最后嘶声裂肺的喊道。

纪小道人站了起来,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宗阳,随即看清楚了宗阳的样子,他霎时之间,无言以对。

他的手微微颤抖,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他有心想要护住眼前魂魄,可是以往的法术,无一种可以做到,就算是可以做到的法术,他也没有学习。

只能替他“超度”。

可是来不及了。

一口气泄了后,宗阳变成了一块块肉块,落在地上。

他说的对,看了外头镜子的人,都被切成了碎块。

甚至于,这可能不是“切”出来的,这样的样子,他的伤口实在是太平滑了。

好在这个时候,纂王爷庙中的神光笼罩在他的身上,将他最后一丝丝真灵护住,但是作用不大。

看着一个“大活人”变成这模样,纪小道人童孔快速的扩大了。

他快速的来到了外面,看到了外面千丈的“碎片铜镜”,他知道这不是实体,这应该是某一种神通。

纪小道人浑身发寒。

因为他也看到了一眼,他看到了万花筒一般的古怪景象。

这些破碎的“镜子”,不是一个平面。

他们来自于四面八方。

每一个镜面之上,都有一个他,这些人并不和善,他们每一个人都充满了人的七情六欲。

七情:喜、怒、忧、思、悲、恐、惊。

六欲:生、死、耳、目、口、鼻。

七情六欲,本来都是很正常的情绪,可是在这些碎片之中。

这些情绪都太过于极端,太过于凝实。

极端凝实的情绪叫做什么?

小道童不知道。

但林峰一定知道。

极端凝实的情绪,也可以叫做“意”。

这些人狰狞的看着原本的小道童,就要伸手抓住他,小道童浑身上下都感觉到了痛疼。

又一道神光落了过来,驱散了他身上的负面情绪。

小道童浑身上下都是冷汗,他的后背密密麻麻都是汗水。

风一吹,他就感觉到了寒意。

鸡皮疙瘩都长了出来,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根本就不知道这是什么级别的神通,才可以施展出来的手段。

怎么办?

纪小道人心乱如麻,他想到了宗阳说的话,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从庙宇之中走了出去,在走出去之前,他深吸一口气,镇定心神,不叫任何人看到他的惊慌。

他的师父纪道人在传授他法术的时候,还传授给了他一些“苏慧”。

他明白的很,这种慌乱的时候,一定要有一根顶天柱。

只有这样,他们才不会恐慌。

此刻,他恐怕就是这样的顶天柱。

他走了出去,就已经看到有人化作血块,落在地上。

他连忙说道:“都低头,不许看外头,都看着自己周围,谁敢抬头,就是害死大伙儿!”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小道童急中生智,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人群之中似乎出现了一袭血衣。

他头上见汗了。

这一袭血衣出现,轻柔的从这里漂浮过去,将地上的血肉都吞噬进去。

纪小道人记得,这里就没有一个人是穿着血衣的,这很明显,是外面窜进来的鬼祟,可是问题在于,纂王爷庙进来了鬼祟,就代表此处出现了破绽。

这事情可大可小,再联想到外面墙壁的样子。

纪小道人深吸了一口气,只能召集众人继续念经,因为他知道,除了念经,他再无任何事情可以做,哪怕是诡异在外面,他也只能叫众人低着头,因为低着头,使用神鼓和香火,还有救助众人的一线希望,要是抬头去看那墙面,这里谁都活不了。

下场和宗阳一模一样。

人在这样的诡异横行的情况之下,是一点手段都没有。

林峰在哪里?

不知道,不敢想,不能想。

越是想,就越是绝望。

纪小道人压根不知道应该怎么胜利。

外面的香灰、烟灰味道迎面扑来,和纂王爷、土地神庙的香火味道撞在一起,一时之间,难分胜负。

反倒是外面的墙,越发的高大,直直的将整个金家镇笼罩住。

这一招,更加像是“瓮中捉鳖”了。

从金家镇外面到里头走,就能看到,到处都是血肉碎块。

林峰带回来的阴魂,连带着袍子和面具,都被切割,切碎。

这种切割是一种完美的切割,从气机上动手,将一件东西,一刀两断的彻彻底底,再无任何联系。

就连微观层面上,都看不得任何的联系,同样是空间上的局面,殷商的巫师和祭司们,研究的是怎么打开神国,怎么通往神国,怎么将自己和神国联系起来,确保每一次的祭祀,都可以供奉给神国。

到了最后,更是君王妄图越过媒介,直接联系天帝。

也就是壁画之中,天帝很高,死去的祖先神也相当高(当然,是要低于天帝的),君主外加主祭,个头也不小,象征着君王的甲骨文,也开始减少了媒介——减少了祖先神的媒介。

没有中介,我们做第一手的资源享受者。

“骊山老母”族群在空间的研究上,走的是另外一条道路。

冉遗鱼的骨灰,以恶土的形式,从高原到蜀中,又到这里,同样的青铜文明,他们走的是和周朝另外的道路,和殷商,更是大相径庭,几乎相当于两条路。

就算是商朝,特别是经历过九世之乱的商朝,后代的君王,对于商朝都是迷惘的,对于青铜器,商朝和夏朝很相似,他们是盟主,是各个部族的老大,他们的统治和周朝并不一样。

这种空间上的彻底切割,照样来源于古老一些卜筮手段,只不过此刻,也是他们第一次动手。

这一面面镜子,照亮的人,不止是镜面上的切割,这是一种来自于更深层次的“切割”。

其余的妖魔,全部都被“骊山老母”处理掉了。

没法子的事情,遗褪,本来就是这些人志在必得之物。

更不要说,源种!

相关推荐:木叶:从只狼来的鸣人我以剑道证超凡末日模拟器,我以剑道证超凡全民修仙:我能复制天赋我真能复制天赋我带可爱手办拯救世界嫡长公主修炼从简化功法开始大梁风云GL霸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