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男频->百世飞升->章节

第517章五百年沧海桑田,物是人非

热门推荐: 无耻术士 洪荒明月 我真的不开挂 杨晟已过万重山

“穹天,你怎么了?”赵玄靖察觉到赵升神色有异,不由关心的问道。

赵升摇摇头:“没什么,可能是在虚海赶路太久了,时间上有些模湖。”

“原来如此,看来当年的那场时空风暴,让你意外流落域外虚海。幸好距离本界不太远,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呀!”赵玄靖闻言松了一口气。

赵升见状附和道:“我也觉得必有祖先庇佑,这才侥幸不死!”

他故意不提遇见命妖的事情,只因这类媲美大罗金仙的存在,有时候仅仅知道它的名讳,也会给知情人惹来天大麻烦!

赵升出于谨慎起见,自然绝口不提此事。

另外,他从五百年这个数字中,一时联想起更加骇人听闻的“真相”。

命妖·真很大可能拥有着在现在与未来之间自由穿梭的无上大神通。

这种可能性极大!

根据他所知,无上道祖乃集过去、现在、未来三世身为一体,已然成功超脱时空长河,可在过去现在未来之间任意往来。

而大罗金仙是仅次于无上道祖的存在,它们可能无法回到过去时空,但有极大概率有着在时空长河下游随意锚定时间节点的能力。

这也间接证明了,他为什么刚返回天柱界,便“非常巧合”的碰上血神子攻打飞升台一事。

或许这个时间节点十分特殊和敏感。

假如他没有及时出现,那未来会发生什么样的变故?赵升猜测...血神子的阴谋很可能得逞!

如此推演下来,赵玄靖乃至天柱界众生的命运或许在这个时间节点上,被他亲手改变了!

命运的轨迹一旦发生变化,必会在时间长河下游造成无法估量的“变量”

回想起命妖口中说的“小礼物”,赵升不由悚然而惊。

想他千防万防,终究没逃过命妖的“算计”。

按照命妖一族的交易规则,他这回必然欠下了极大“因果”,

未来某天当命妖找上门来的时候,赵升简直无法想象自己会付出怎样的巨大代价!

想到这里,赵升忽然打断赵玄靖的话,故作好奇的问道:“老祖宗,血神子为何如此猖狂,此次竟敢擅闯飞升台。此举究竟有何不可告人的目的?”

赵玄靖闻言面容一肃:“你回来的正好,要不是你惊走了它,飞升塔这次只怕难保!”

赵升听得有些湖涂:“飞升塔?您的意思是血神子已经来过许多次了,而它的目标是破坏飞升塔!这是为何?!”

赵玄靖面露感慨之色:“你刚从域外回来,完全不晓得最近七百多年来发生了太多太多的变故!老夫稍后慢慢与你细说。现在你最好先休息调养一翻,等到完全恢复过来,再说其他吧。”

听他一说,赵升心头顿时浮现出极浓郁的疲惫感,三百年日夜兼程不断积累的沉重心理压力,此时突然集中爆发了出来。

“老祖宗,孙儿这就下去休息,孙儿告退。”赵升冲赵玄靖拱手行礼,接着转身飞到广场西边,找了块玉石板盘膝跌坐,双目一闭,很快陷入到最深沉的睡眠中。

这一睡便是三天三夜!

第四天清晨,

当第一缕阳光照到眼皮上时,赵升m双目睫毛微动,忽然从最深沉的梦境中苏醒过来。

缓缓睁开眼睛,望着大地曲线尽头刚探出一点头来的大日,赵升忽然抻了抻懒腰,一阵噼里啪啦好似鞭炮般的骨节暴鸣声顿时从全身各处传出,浑身肌肤随着浮现出一层流水似的柔和光华。

“醒了?好啊,赶紧过来陪老夫痛饮一场。”

赵升闻声望去,却见到赵玄靖庞大的身躯盘坐地上,背靠着飞升塔,冲他喜滋滋的连连招手。

在他面前的地上,放在两坛半人高,外壁晶莹剔透,内部盛满了火红如岩浆的粘稠酒浆。

赵升见状微微一笑,坐姿不动却腾空而起,越过几十丈距离,飞落到赵玄靖身侧。

“老祖宗竟有此雅兴,孙儿定当奉陪!不过普通灵酒可入不了孙儿的口。”

“嘿嘿,你小子嘴倒挺刁。但也难不住老夫。你看这眼前的两坛火龙酒,足足在万载寒冰中冰镇了一千年。如今已化掉了最后一点燥毒火气,正适合我等化神痛饮。需知这世上仅有的两坛都摆在这儿了,你我祖孙正好每人一坛!”

赵玄靖说着,拍去酒坛上的封印,随手将其中一坛推到赵升面前,接着迫不及待的张嘴一吸,一线赤红水线瞬间从坛中飞射而出,落入他的嘴里。

酒浆入喉,赵玄靖的脸上陡然浮现一丝殷红,然后露出陶醉之色。

这时,浓烈的酒气冲出坛外,在半空中飞快凝聚成大片火烧云,一条条赤红龙影在云雾深处盘旋游曳,散发出阵阵芬芳扑鼻的奇异香气。

赵升见此情形,也同样张嘴一吸,便见龙影裹着一股粘稠酒浆,应声飞入嘴中。

酒浆刚咽下肚去,胃里陡然犹如火山爆发,无数缕滚烫炙热的热力,带着丝丝奇妙冰凉气息逆冲而上,直入紫府神魂。

霎时间,赵升脑海清凉无比,微醺状态下竟有无数奇思妙想涌现。

与此同时,他的元神神念居然有了一丝微弱的增长。

咦?!

赵升感觉眼前一亮,立刻再次吸入一股酒浆,咽下肚去后,自身神念果然又有了一点点提升。

他没想到千年火龙酒竟有如此神效,顿时顾不上客气,开始大口痛饮起来。

半个时辰后,酒坛倾倒,赵升小肚微微隆起,脸颊两侧浮现出两团殷红酒云,已然有了三成醉意。

反观赵玄靖,是越喝越精神,到最后两眼简直亮得吓人,可脸上却不见一丝醉意,看上去清醒无比。

“痛快!老夫好久没这么痛快了,哈哈!”赵玄靖随手抛掉酒坛,忽然开怀大笑起来。

赵升抹了把脸,擦去脸上酒态,重新恢复了清醒意识,忽然叹道:“老祖宗,您苦苦支撑了这么多年,现在也应该歇息歇息,换过孙儿替您分担重任!”

“滚蛋,老子好的很!什么时候轮到你小子替老子做主了!”赵玄靖听完顿时笑骂道。

“呃,老祖宗教训的是。孙儿知错,知错了!赵升笑嘻嘻的应付着,脸上丝毫不见一丝愠色。

赵玄靖见状不禁感叹:“你小子见微知着,当真生的一颗七窍玲珑心呐!

你猜的不错,天柱界如今形势十分严峻,自从你流落域外之后才过七十年,天葬原那边的时空封印就被人为破坏,幽神界由此大举进攻我界。自此两界战火连绵不断,一直到今日,已经持续近五百年了。”

听到这话,赵升神情顿时变得无比严肃。

从血神子闯入飞升台一事上,他便猜到天柱界的境况可能不好,却没预料到形势会如此严峻。

赵玄靖继续说道:“当时谁也无法想到,五百年前的那次星门开启居然是最后一次的绝响。那一次不光是你因此失踪,连侵入幽神界本土的我方大军也全部失陷异界。正因为我方各大势力损失严重,才让幽神界的奸细钻了空子,成功打开时空大裂缝,由此造成生灵涂炭的空前大劫……”

赵升默默听着赵玄靖的讲述,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可能是他的活着归来,让赵氏老祖宗心头如释重负,这次竟然谈兴大发。

赵玄靖的话开了头就停不下来,整整说了一个白天。

这也让赵升对天柱界几百年来发生的种种大事有了一个深入而清晰的了解。

事情千头万绪,一时不知从何说起。

按时间线说起,在五百年前有三件大事不可不讲:一是星门不再开启,二来时空大裂缝被人为打开,两界大战开始,第三件则是碎星海星藻疯狂暴殖事件。

前面两件已经说过,暂不细讲。

第三件大事却是由他而起,赵升乃始作俑者,他比谁都明白其中真相。

说起来,赵升有些失算了。

当年,他几次怂恿星神全力扩张主体,目的是让蜈洲海的那位这样做,却不成想碎星海这边的竟也有样学样,这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想。

幸好近五百年来,星藻仅仅在不停的疯狂增殖,并没惹出大的灾祸,目前形势尚且可控。

赵升虽有几分忧虑,但暂时不用理会此事。

相比起来,从天葬原一直蔓延到中洲各地的战火才是他最为担心的大事。

四百三十几年前,以天道教为首的异界大军突入天葬原,打了天柱界所有势力一个措手不及。

短短一年不到,天葬原整个陷落敌手,幽神界大军在营建永固堡垒的同时,居然向外派出无穷无尽的尸鬼炮灰军团,大肆侵略中洲本土。

与此同时,南天赵氏和太上感应宗等中洲顶尖势力迅速组建反击大军,正是痛击侵略大军。由此展开了五百年悲壮可泣的保卫家乡战争。

原本在本土作战,天柱界一方应该占据地利与人和,优势极大才对。

然而谁能想到,血神这回仿佛发疯了一样,一口气派出多头血神子,最多的时候在战场上竟然有四头血神子现身。

不但如此,血神更是借助两界大战,趁机汲取无穷死人精血与阴魂,一连帮助多位元婴大圆满突破化神境界,然后把所有人全部炼成血神子。

因而,天柱界一方的化神级战力,远不如幽神界一方的数量多。

这种化神层面上的战力失衡,才是导致两界大战延续至今的最重要因素。

如果不是幽神界本土,有众多宗教大派在暗中牵制了天道教等势力相当一部分实力,否则天柱界的形势比现在更加严峻。

说起来,血神子之所以屡次试图破坏飞升塔,原因十分简单。

飞升塔其实是天柱界的时空道标,摧毁了它意味着灵界来人再也无法定位天柱界的时空方位。

此事还要从灵族三大镇族灵宝之一的虚灵钟说起。

当年,“万古博君”谢觉难出面召集本界六大化神真君,一起出手覆灭了龟缩于灵渊深处的灵族余孽。

三大灵宝也由此落入人族真君手中。

洗灵池,覆海杖两大灵宝鉴暂且不提,单说虚灵钟,此宝拥有不可思议的威能,敲响后可声传诸天,有极小概率沟通上灵界大能。

此钟每百年可敲响一回。

当年正值两界战火刚开始几十年,虚灵钟正是由谢大真君亲手敲响。

当钟声传遍天柱界,并向虚界深空发散之时,很快就惊动幽神界一方的敌对真君。

最初两百年,敌人完全不知晓虚灵钟的奥妙。

然而在两百多年前,一位太上感应宗的元婴长老不慎被生擒活捉,因而从他口中敌人得知了这一天大秘密。

之后,血神子便屡次冲击飞升台,并且在八十年前成功破解飞升台的防御大阵,然后就与镇守飞升台的降龙伏魔大真君多有交手。

由于飞升塔不容有失,所以除赵玄靖寸步不离之外,癫僧天绝仙子等化神真君也多次及时现身,帮助大真君诛杀血神子。

怎了血神子奸滑狡诈,往往一沾即走,绝不死战不去!

这种游击战术,当真让赵玄靖等天柱真君十分头疼,可是拿对方一点办法没有!

说完这些,再说说南天赵氏。

当赵升听完赵玄靖的讲述后,他不由深深叹息,感慨如今物是人非。

从他折返幽神界算起,到现在大概已经过去了七百余年!

七百年间,家族里的老人接连死去,如今他认识的人已然屈指可数。

现在南天赵氏的太上大长老竟然换成了七祖擎山。

自他往前,从三祖赵长都到六祖赵长河早已全部坐化。

自他往后,八祖九祖十祖,乃至十一祖周礼也都一一陨落。

最让赵升扼腕叹息的是,三祖赵长都因为突破化神失败,当场坐化。

仅有的四枚元神果也因此浪费了一枚!

不过话又说回来,突破化神绝隘原本就是一件难如登天的事情,元神果虽然帮助不小,但终究是本人起到绝对作用。

赵长都由于气运不够导致突破失败,可能也是天数使然。

相关推荐:古董局中局(全套共4册)我在龙族当龙侍龙族:逃离卡塞尔绑定小世界,打造万古仙朝老子就是要当皇帝不会吧怎么又升级了灵异复苏:最强复制系统一万个我纵横诸天三国:积粮万石,黄巾终于起义了我推开了影视多元宇宙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