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次元->系统流主角的我加入聊天群->章节

第310章 卧龙先生

热门推荐: 洪荒明月 萌宝助攻:爹地,追妻请排队 我真的不开挂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无耻术士

第310章 卧龙先生

“我以为大老身上有系统,没想到大老是在卖系统,淦。”张楚岚一头栽倒在地上:“我…买…卖别人的身可以么.”

“我管你什么系统不系统,葱、姜、蒜、料酒.”叶凡拿出万物母气鼎,趁着小囡囡熟睡过去,在宇峰照看对方的时候把黑皇丢进了鼎内,为了防止黑皇中途醒来,还加入了醉仙酿去腥。

叶凡放下手中的玉甁,看着窗外飞过的团雀,感觉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士郎,亲亲,我的好感度满了~~~”尹莉雅扒在卫宫士郎身上,口中不知道说着梦话还是真话,反正现在的卫宫士郎满脸通红只敢小口小口的抿酒,生怕自己真的醉过去。

“所以你们每次非得喝酒么?换一种方式多好。”药尊者凝实的身影浮现,他看向钟离说道:“你好像也有些醉了。”

“偶尔这样也不坏”钟离嘴角噙笑,昏沉沉的他在身侧唤出金色的岩元素造物:“劳烦你通过阵法的出口将堂主他们送回去了。”

“费些时间而已,反正我也不喝酒。”药老无所谓的摆摆手。

“link start!!!”路明非晕乎乎的朝空气里戳了两下,问道:“为啥我没法登入地球OL我要找客服举报有人卖挂.”

钟离揉了揉太阳穴,下意识的说道:“明非,这里是提瓦特。”

钟离说完后,仰头喝下一杯醉仙酿,手中酒爵顺手落地,双目缓缓合上,他没有抗拒这股“醉”意,感受着仙力冲刷的同时,那种能让仙人也沉醉的效果开始到达阀值。

恍忽间,他看到遥远的过去,那尚未经历磨损时,与友人一同征战的画面。

路明非听到钟离的话有些疑惑:“这里不是苏霖的神国么?”

而在他的左侧方向,无数滑腻触手的幽深晦暗的蠕虫漩涡盘踞,靠在一处岩嵴划分出来的空间内。

克来恩优雅的用蠕虫堆积而成的手臂端起酒杯,一边欣赏着秘偶表演的话剧,一边在倒数自己还有多少秒会变成神话生物形态。

韩立瘫软靠在一根岩嵴外,他将储物袋里的沙质土壤取出,手中拿着一个吃过的蟠桃桃核,目光幽幽:“可以和那株金苹果树苗杂交么?”

“立哥..来点香料。”叶凡拖着万物母气鼎来到韩立面前,鼎内有只穿着红裤衩的大黑狗翻了个肚皮又挠了一下脸,仰着肚皮以一种惬意的睡姿漂浮在灵泉里。

韩立摸了摸身上,发现自己身上空无一物,于是开始四处寻找,而叶凡见韩立那里没有香料直接在原地拿起破碎的木柴生火。

附近的封印里还有一个陷入狂暴模式的尹蕾娜,如果不是提前设置了反制内型的次元魔法,估摸着此刻的她大概已经在流浪异次元了。

“酒给我端上来!谁说我酒品不好的?!”

当然,那些从次元缝隙中飞出的魔弹,热线,风刃,岩雨,雷枪多多少少会让北国银行在明日迎来一波不菲的赔偿款。

哪怕苏霖的神国与这篇空间重合并且外层隔离了炼金矩阵,可那些桌椅板凳还有碗快盘盆都是琉璃亭的所有物,并且因为是贵客登门,还用的是传承了数百年之久的古物。

萧炎可能是因为入戏太深的缘故,也可能是因为他把醉生梦死和醉仙酿两种完全不同的产品混合在了一起,现在导致后劲超乎想象。

喝到有些上头的萧炎用尽全身力气扑到了苏霖身上,嘴里还在念叨:“让我看看你有几个挂。”

结果自然不出意外,他现在正被苏霖反制骑在身上,用漏斗往嘴里灌着醉生梦死。

药老:“.”

所以那玩意儿真是我徒弟么?

“敢说我扣!”苏霖又兑换了五十斤醉生梦死,大笑道:“今晚全场的消费都由我买单!奏乐!”

列王守卫乐团开启了新一轮的演奏。

宇峰小心翼翼地看着在光元素摇篮里睡得很香的小囡囡,又看了周围的混乱场景,“这里是地狱啊.”

“呵呵,没关系。”药老将双手怀揣入宽松的衣袖内,笑道:“让他们开心开心吧,这种场面我还能够应付。”

仿佛是为了验证这番话,终于,一块魔弹打中了若坨化身的男子,将其中漫长的旧梦中唤醒。

千年刚玉凝成的结晶之角从神国同步的空间内钻出,身躯如山峦般庞大,在漫长的岁月与伏龙树融为一体,被龙血滋养的骨质枝条闪烁着特异色泽。

正在朝萧炎嘴里灌酒的苏霖一愣,朝列王守卫乐团喊道:“切歌!兄弟们,干BOSS了!!!”

【邃宇兮,黑翳逐】

恢弘如同古老战歌一般的乐曲响起。

经历过在一场又一场玩家挑战的副本,如洗脑一般的乐曲再度响起时,铭刻于记忆深处的台词终于如同本能一般脱口而出。

“摩拉克斯!!!”

“千年遗恨,安能平息!”

汲取了周围浓郁光明元素的若坨龙王朝方才魔弹攻击弹射来的地方释放了阳光烈焰。

轰隆!

正在梦中,意识仿佛回到了遥远过去的钟离勐地睁开双眸,璀璨金芒从眼中溢出,手中贯虹之槊显化,身影消失在原地的瞬间,一道岩枪径直从天空坠落。

若非此处早已被各种阵法和法术改造,哪怕有神国覆盖,此番场景也会同步出现在璃月的上空位置。

“我想回水镜峰,这帮酒鬼等会儿彻底疯起来就麻烦了,我可不想给他们收拾烂摊子。”宇峰控制着摇篮,漂浮着朝苏霖那边飞去:

“但愿那个大坏蛋还比较清醒。”

“不用担心。”药老看了眼正在摁着若坨龙王摩擦的钟离,说道:“为了应对这种情况,他们也早就做好了准备。”

正如药老说的那样,扭曲的空间上方能量倾覆,地板上面冒出一阵金光,琉璃般的屏障出现,明明近在迟尺的战斗却无法伤害修士本身。

就算伤害到了也不怕,按照要求,每个人在进场吃饭前都准备了一到两个不等的复活法术。

大概不会有什么问题.

伴随着空间震荡还有巨大的轰鸣声,以及还有若坨的哀嚎声,没过多久,此地又恢复了方才的宁静。

“我就说为啥半天都没煮熟”叶凡对着玉甁吹了一口,摇摇晃晃的拖着万物母气鼎来到苏霖面前:

“别灌了,萧炎起来,借个火。”

“喂,醒醒…”

尝试唤醒无果之后,叶凡遗憾的趺坐在地。

“你这炎弟,就是鶸诶…”

“逊爆了啦。”

苏霖拿出一副麻将,指了指萧炎,对叶凡说道:

“三缺一来么?”

神志不清的苏霖在那里拿出一副麻将,已经和自己光明神分身和一个斗篷人影坐下的苏霖,突然感觉有一种强烈的冲击传来。

那是巨大的违和与混乱,不亚于叶凡平生所见的任何一种精神攻击,于是他在第一时间,下意识的把手中万物母气鼎投了出去。

……

……

“清醒点了么?”宇峰看着地上被压住,胳膊上还有一条大黑狗咬住不放的苏霖,问道:“我想先回去。”

天河战衣上亮出薄暮般的色彩,牵引着万物母气鼎和那只黑狗从身上缓缓挪开。

苏霖醉醺醺的点点头说道:“你是该回去修炼了。”

他打开一道传送门,顺便搬出了那块绝界圣碑。

“去吧,去寻找吧,为师把吾之大道都放在了这里面。”

“拿回去放在水镜峰上,用作考核,广纳门人。”

宇峰没说什么,他不想和一个喝醉的家伙有过多交流,那存属浪费时间。

反正他都这样了,为什么不顺着他呢?不过这石碑材质好像颇为不凡,拿回去看看再说。

话又说回来,既然能打开传送门随意进出,搞这么多封印有屁用?

“那个石碑也是好东西啊,所以你这家伙到底还有多少宝贝?”叶凡把段德放在地上,吃肉不成,打算洗劫段德神藏的他完全把注意力转移到了苏霖身上,上去就尝试扒拉苏霖衣服:“让我看看!”

“真没多少宝贝了”苏霖推开叶凡,摇晃着从地上爬,摆了摆手,说道:“不多,也就这一点。”

苏霖从历史投影中拉出穿着黑色燕尾服和戴着白手套的自己,又从自己的亚空间金库里拿出一个个空旷的展示台。

这番动作吸引了附近那群没有完全倒下的醉鬼注意力,蓬来山辉夜更是直接在自己脑袋上比了一个手枪的姿势。

下一刻血花四溅,头颅上多出一个孔洞的她倒在地上,一秒之后又缓缓站了起。

药老张了张嘴,刚刚这一幕他始料未及:“小姑娘,你没事吧.”

“没关系,妾身是蓬来人。”蓬来上辉夜掩面笑道:“醒酒而已。”

药老:“哈哈..是么醒酒啊.”

蓬来人又是什么?醒个酒至于自我了断一次么

自己徒弟接触到的这些人好像越来越不正常了,不管是以前那些异世界的人还是现在新加入的异世界人,苏霖以前挺不错的一小伙子现在咋变成这样了。

黑色燕尾服的苏霖从本体那里接过系统背包里拿出的道具,分别是:

一张黑色的羊皮卷、一朵透明的花、一辆摩托车、一个圆柱形的漆黑金属物体、一张上面印有全副武装枪手Logo的卡片、一个黑白二色的玉牌、一块石头、一个布满裂纹的笛子。

他将这些放在展示柜上,每个柜子上自带铭牌,看起来像是蓄谋已久,不对,应该说是早有准备。

深渊派对的邀请函、成泉的忘却之花、量子摩托、第四天灾模拟装置.到最后的别云卦。

蓬来山辉夜隔着玻璃展示柜,看着眼前那朵透明的花问道:“这些东西不是你之前拿出来拍电影的天道奇物么?”

“不装了,摊牌了!”苏霖勐灌一口醉仙酿,大声宣布道:“哥只玩真实!”

“名字看起挺酷炫。”叶凡眨了眨眼,从玻璃柜里拿出那块名为【问道:朔缘斩孽】黑白二色的玉牌,问道:“这东西是干嘛的?”

叶凡话音刚刚落下,身上的还未吸收的仙力超黑白二色玉牌涌去,并随机到了黑色的区域。

“圣体杂碎!!!”

“叶凡!!!”

“还我积蓄!”

“老夫今日要与你同归于尽!!!”

天空中出现了乌压压的影子,并且这些影子在不断地实体化,变成了一个个修士的模样。

那些人是

叶凡有恩怨纠葛的修士,还有遮天商会的顾客们。

轰隆隆——

数位化龙境和的自爆在此刻近距离上演,一朵蘑孤云从地上冉冉升起,神力与道则混入烈风化作最锋利的利刃。

虽然早就做好了准备,在场众人皆有防护,其他人的战斗本能也还具在,却也被这突如其来的自爆掀的倒飞出去。

神国内的烟尘弥漫,直到数十秒之后才逐渐平息。

翠野上,倒栽葱的叶凡被一群热心的光元素从地里拔了出来,他咳嗽几声吐出泥土,仙力被吸走的他脑袋总算清醒了一些。

叶凡咂了一下嘴巴,骤然醒酒的他突然看见天空中出现众多强大的异象,摇光圣女等人在云雾缭绕中袭来,手中杀伐手段频频祭出。

“卧槽!@¥”

这是没睡醒么?!我什么时候回自己世界了?!

黑色的大旗猎猎作响,黑雾翻腾,乌云汹涌。

天上的宫阙,犹如广寒宫。

鹅毛大雪纷飞,铺天盖地,如刀剑一般锋利。

其中甚至还有被自己诛杀过的荒古世家子弟,这些人怎么都在这里?!

就在叶凡因强大的压力让内心立刻冷静,大脑飞速运转寻找生路时,一道开天辟地的光芒自翠野的另一头爆发,让世间万物都失去了颜色。

“我起了,一招秒了,有什么好说的。”

异象也好,那些与自己有仇怨的修士也好,在圣洁无比却又充满恐怖的光明海啸余波中化成了飞灰。

“药老,你强行醒酒的方式能不能温柔一点,感觉像是一个几百斤的大汉给我浑身肌肉做了个SPA。”苏霖一只手捂着脑袋,另一只手拿着酒爵,转头对叶凡说道:“你碰它干嘛啊?”

“我拿不准你那奇物,突然冒出来的修士越来越多”药老摇摇头:“要想快速缓解部分力量,这是最好办法,于是我就干脆让你们一起清醒过来了。”

“别说了,再给我来点,桃子也来一个。”叶凡晃动了几下,随着最后几滴醉仙酿落下,他把玉瓶朝后一扔,砸中了不省人事的萧炎:“我还没吸收多少就被你那玩意儿抢没了。”

“呃啊.要不是看在你给我分红的份上.”苏霖拿出一瓶新的醉仙酿抛给叶凡:“可惜火旺睡的太死,这都没醒来,不然让你喝历史投影。”

“咕噜咕噜,真实的历史投影也不错。”叶凡勐的灌了几口,含湖道:“太邪门了,竟然主动把仇家召唤过来。”

连续几番阵仗让不少修士从睡梦中醒来,虽然他们没有脱离醉酒状态,但都开始行动起来,找着醉仙酿和醉生梦死。

苏霖脸色一沉,今晚的开销妥妥超标。

“诸位!”苏霖露出营业化的笑容,举杯道:“共饮,干了!!!”

“干了!”XN

而在不远处,白尊者将宋书航从睡梦中唤醒。

宋书航疲倦的睁开眼睛,突然感觉自己的双臂有点沉重,他左右看了一下,却看见躺在自己左右胳膊上,拿自己的手臂当枕头的羽柔子和阿十六。

“一定是梦。”宋书航刚想闭上眼睛,仅仅只有二品修为的他现在感觉很想睡觉,让自己的神魂与肉身充分吸收这些仙酒和美食带来的力量。

“书航,帮我打开一下传送门。”白尊者说道:“我刚刚做了一个梦,突然想起了我以前丢失的一个法宝落在哪里了,那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秘境。”

“恭喜啊白前辈。”宋书航打开传送门,然后倒头就睡了下去。

白尊者见状微微一笑,这些食物哪怕对高阶修士都有一定的好处,实属不错,宋书航要想消化还要有一段时间。

他看向那边围成一团共饮的众人,看起来很热闹的样子。

等他去拿完法器再带点特产,改日再找苏霖小友借来看看吧,对方那里有很多有意思的东西。

“苏霖,这个笛子是干嘛的?”

半瓶醉仙酿下肚,叶凡又变得有些飘飘然,只是这一次,他没有上手,隔着玻璃看着里面的笛子。

“算卦用的。”苏霖正在回收着刚刚拿出来炫耀的东西,他要在自己喝趴下之前把东西收回来。

“你一笛子算什么卦,没副作用?”叶凡狐疑的看着这玩意儿:“好像有点印象,你是不是拿出来用过?”

“贼好使,自从有了这个,算仇家都不怕被找上门,甚至不用担心反噬。”苏霖回道。

“这么厉害?”叶凡摸了摸下巴,小酌一口之后问道:“这旁边的曲谱是什么?”

“卧龙先生的专属曲子。”苏霖想都没想就说道。

“苏前辈,我敬你一杯。”狂刀三浪满脸潮红,说道:“在模拟宇宙的时光是我浪三这辈子最爽的时刻!”

“哪里哪里,感谢各位的宣传和参与。”苏霖回道,这句话是真心实意,毕竟他也赚了不少。

就在这时,一阵悦耳动听的声音传来。

那是笛声,乐音悠扬动听,如梦似幻,宛若天籁般令人心旷神怡。

推杯置盏的众人把目光看向笛声传来的位置,那里的叶凡正如同降临人间的谪仙一般,一身白衣如雪,在光元素的环绕下,在白昼与黑夜交汇之处,在翠绿的原野上,吹奏着那根鎏金补缝的玉笛。

世外之地,三位天帝的所在。

荒天帝的仙乡,清风吹过,火桑林沙沙作响,荒天帝的道场中像是染上一层晚霞,莲池中碧波荡漾,涟漪点点,半空中更是有紫气氤氲缭绕。

在这连绵无尽的大荒内,有个石村在山脚下,宛若世外仙乡。

“一般而言,事不过三。”

火桑树下,一道身影喃喃自语。

“就算是因为其他世界的传说或者信息传递而好奇,也该有个限度,接二连三.”

他打出一道神光。

“略施小戒。”

本以为这道神光会飞向层层世界之外,哪想到

径直飞向了叶凡的道场之内。

“?”

本来今天开型月的,今天两只打了针的手臂很痛欠1章

相关推荐:我真不是邪神啊万劫火棠穿越成为失落文明的监护AI我的亮剑后勤生涯开局顶级预判,我是第三球王武侠仙侠世界里的道人我在大虞长生乱世书全职法师:虚空阳炎医学模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