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男频->山海八荒录->章节

第十九章 十年苦守无期

热门推荐: 侯门嫡女如珠似宝 萌宝助攻:爹地,追妻请排队 佞臣凌霄 杨晟已过万重山

“谢玄见过山锦公主。”

谢玄瞧见女子,微微一愕,随即拱手施礼。他随族长参加过多次晋明王的宫宴,燕坞谢氏又与王室关系密切,因此一眼认出了女子的身份。

石山宗闻言吓了一跳,赶紧后退一步,恭恭敬敬地行礼道:“渤海青州石氏,石山宗拜见公主殿下。”他低下头,目光低垂,不敢正视女子,暗中查看金谷园洞天内的摇钱树。

树干上闪过一行古篆:“得遇贵人,生金一两。”

石山宗瞅了一眼落下来的钱币,山锦公主的气运很是一般,比起谢玄差得远了。

“博陵原氏,永宁侯府原安拜见公主殿下。”支狩真回过神来,也跟着一起施礼。

女子目光扫过三人,在支狩真脸上停留了一下,微微失神,似也惊诧于少年炫丽无双的姿容。这些年,她虽然深居白鹭书院,但近来常听说永宁侯府出了个原小侯爷,乃是人族不世出的剑道奇才。

“是玄弟啊。时间过得真快,连你也到了入学的年纪。”女子对谢玄微微颔首,“我记得初见你时,你还是个只晓得扯宫女发髻的顽童,如今快长得和我一般高了。”

她的音色柔和清冽,支狩真仿佛听见了初春融化的碎冰,随着流水轻盈碰撞。

“没办法,我从小就是这么潇洒不羁,一枝独秀啊。”谢玄放下手,嬉皮笑脸地道,“我们随便逛逛,没想到惊扰了殿下,还请恕罪啊。”

“无妨,是我打扰了你们的游兴。这里是书院,诸位无需多礼,也不必叫什么公主殿下,称呼我尹教席即可。”女子顿了顿,又道,“玄弟,你自小天资聪颖,青峰族长向来对你寄予厚望,以后在书院可要好好念书,不得再像从前那般胡闹了。”

谢玄怪叫一声:“哎呀,我的尹瑾姐姐啊,我在家里已经被老头子天天追着唠叨,到了书院还要被你念经,求你饶了我吧。”

尹瑾轻笑一声:“你这小子真是顽劣。若不好好修行,我的符箓课可不会让你轻易过关。”

石山宗低眉垂目,听得暗暗乍舌。玄哥儿这厮真是了得,对山锦公主没大没小,还直呼公主闺名,偏偏公主还不恼怒。可见玄哥儿这条大腿何等粗长,自家一定要抱紧了。

“玄弟,你们继续游玩,我先走了。你若在书院里遇到什么为难之事,记得来找我。”尹瑾的目光从谢玄胸前挂着的半截玉璜上一掠而过,扭过头,向着梨树林里喊了一声,“苗苗,我们走了。”

她向谢玄三人颔首致意,优雅转身离去。

“石山宗恭送教席。”石山宗赶紧长声说道,至始至终,他都未曾抬起头,一直保持着恭顺的行礼姿势。

“啊呀,我又睡过头了!”一个娇媚的小侍女匆匆从梨树上跳下来,揉着惺忪的睡眼,发辫乱蓬蓬的,嘴角还垂着几丝亮晶晶的口涎,“殿下,等等我!我来了!”

她足下轻捷无声,纵跃如飞,皮肤白嫩,童孔碧绿,长着一对毛茸茸的黄褐色猫耳,腰间挎着一柄亮晃晃的弯刀,赫然是一头极为罕见的狸妖!

支狩真不由吃了一惊,这头狸妖侍女的修为倒还罢了,不过是炼神返虚中阶,但先前睡在树上毫无声息,半点气机不露,连自己的精神力也被瞒过了,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好了好了,公主早走得没影了,你小子还躬着身,摆什么孝顺姿势?”谢玄拍了一把石山宗的后颈,没好气地嚷道。

“毕竟是殿下嘛。我一个寒门子,哪有玄哥儿笑傲王侯的底气呢?”石山宗这才直起腰,讪讪一笑,“玄哥儿不愧是建康众公子之首,连山锦公主都对你青睐有加。”

谢玄不以为然地道:“青睐甚么?小时候大家玩得比较熟罢了。自从她进了白鹭书院担当教席,闭门不出,彼此来往就少了。”

石山宗好奇地问道:“久闻山锦公主是我们大晋第一美人,见面尤胜闻名。不过玄哥儿,堂堂公主金枝玉叶,怎地还屈尊来当我们书院的教席?”

“这你还不明白?”谢玄向四处瞧了瞧,神秘兮兮地道,“尹瑾和兰陵潘氏的潘载义自幼青梅竹马,又是定过婚约的。潘载义去了地梦道,音讯全无,她不肯死心,干脆来了白鹭书院,还指望着哪一天,能等到潘载义这个短命鬼回来吧。”

支狩真不由一愣:“难道尹瑾公主守在这里,苦等了潘载义十年?”

谢玄叹了口气,道:“是啊,整整十年了。傻子都知道潘载义死定了,怎么还可能活着回来?连陛下和兰陵潘氏都商议着取消婚约,唯独尹瑾不肯,死活要等下去。”

“这岂不是等于活活守寡一辈子?”石山宗目瞪口呆,山锦公主果然是个没气运的贵人,连变通都不懂。

支狩真默然有顷,低声道:“想不到公主有古人之风。”脑海中,又浮现出那双湖水一样幽美沉郁的眼睛。

“我看是食古不化。”谢玄无奈地摇摇头,欣然道,“所以大丈夫务必三妻四妾,跑丢了一个,至少还有剩下的。”

石山宗频频点头,深以为然。

三人接着游玩了一阵子,等到返回寝舍,里面已经大变样:地上铺着绣金纹银的华美毯子,四壁支起紫竹花鸟屏风,木几换成了一张千年寒玉长桌,色泽晶莹剔透,不含一丝杂纹,释放出阵阵清爽的凉气,驱散了盛夏的暑意。

油灯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具七尺高的火红珊瑚,光芒流转,亮如绚丽火焰,还不时地散发出丝丝缕缕的精纯天地元气。

一个身姿婀娜的绝色美人正在收拾床铺,见到石山宗,盈盈一拜:“奴婢绿珠拜见主人。”

支狩真不由一愣,这名女子肌肤胜雪,眉目如画,竟与绿遗珠有七、八分相似,只是神色略显呆板,风情上逊色了许多。

谢玄也吃了一惊,盯着女子连瞅了几眼,勐然一拍石山宗,嚷道:“这是墨门定制的极品傀儡啊,售价上百块蜜玉!好你个狗大户,连这么稀罕的玩意儿也弄得到!”

相关推荐:英雄世界大战纪九元战纪点金主教改变斗破的穿越者等一花开待一人归帝玉封神九零后的天空武松要救潘金莲爱情公寓之新的起航无光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