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男频->山海八荒录->章节

第二十章 盗气运哺洞天

热门推荐: 萌宝助攻:爹地,追妻请排队 我真的不开挂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无耻术士 侯门嫡女如珠似宝 植物与史莱姆与160

“得气运贵人赞赏,生金五十两。”

“令气运贵人大为惊叹,金谷园洞天降生甘霖一百息。”

石山宗的金谷园内,摇钱树晃落下一串串金灿灿的钱币,天空也下起雨来。雨水清冽透澈,不含一丝杂质,散发出阵阵奇异的清香。

百息过后,雨水停了下来,各种珍稀的花草嫩芽纷纷钻出地面,泥石经过甘霖的滋润,闪着温润的光泽,一部分竟然转化成了上好的美玉。就连位于洞天中心的摇钱树也变得光彩熠熠,抽出了不少新枝。

石山宗心中大喜,谢玄果然是气运惊人,不枉自己让绿珠出来卖弄一番。像这等天降甘霖的美事,他总共才遇到过一回,时间还只有二十息。

“玄哥儿要是喜欢绿珠,不如送你把玩把玩?”石山宗咬咬牙,忍痛说道。绿珠虽是一具傀儡,但出自墨门最核心的秘法,她的神智、肌肤、言行都与常人无异,甚至多出了一些不足道的妙处,令人回味无穷。

但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若是谢玄收下绿珠,那么自己的收获……

“算了,我可玩不起这个。”谢玄转过头,对支狩真露出一个促狭的笑容,“小安你就更不需要了吧?”

“大嘴你休得胡说八道。”支狩真没好气地道。

谢玄大笑了几声,拍了拍石山宗,提醒道:“这东西平时最好不要拿出来,万一被那位魔门圣女瞧见,你可就惹上大麻烦了。”

“我要是能亲眼见上那位一面,也算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了。”石山宗干笑几声,谢玄没能收下绿珠,他心里也有些失望。

支狩真澹澹地看了石山宗一眼,此人表面上出自寒门,莫非暗地里还与大燕的魔门牵扯不清?

墨门以绿遗珠的样貌彷制傀儡出售,很可能是边无涯利用自己安插在墨门的势力,从中刻意操控,将绿遗珠贬低成玩物,从而打压魔门圣女的地位。

这是新一代魔门领袖之争,双方各施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石山宗贸然卷入其中,仅仅是出于好色,还是暗中搭上了边无涯的路子,提前站边下注?

“主人,这位廖公子他——任由奴婢如何劝说,他都不肯换了床单被褥。”绿珠娇滴滴地对石山宗道。

谢玄三人的床上早已铺好名贵的云纹珍簟、冰丝玉绫,挂上熏香蝉翼罗帐,唯独廖冲的床上空空荡荡,只放着自己的大碎花棉布铺盖卷。

“不,我不是什么廖公子,我是廖冲,可不是公子。”廖冲涨红了脸,不敢去瞧绿珠,一个劲地对石山宗摆手,“我带了被褥的,我用自己的就好,不麻烦石兄了。”

石山宗笑道:“你我要同窗四载,朝夕共处一室,廖兄何必这么生分?尽管收下便是,又不是多稀罕的玩意儿。”

“多谢石兄,但是,但这些东西太贵重了,我不能要……”无论石山宗如何劝说,廖冲只是摇头不纳。

“莫非廖兄自恃修炼天才,瞧不起我石六郎么?”石山宗皱皱眉头,故意露出不悦之色。以金谷园洞天的神效,只要贵人们接受自己的财物,长此以往,便能建立起双方的气运纽带。到时候,金谷园洞天可以悄然窃取对方的一丝气运,反哺洞天之主。

这一丝气运包罗万象,可以是对方修炼的根骨、资质、悟性,也可以是奇遇的机缘、化险为夷的好运道、享福的命数……虽然所窃不多,但只要平时广泛撒网,终能积少成多。

最终令洞天之主以无上气运炼虚合道,飞升成仙。

这才是他巴结贵人的真正目的。

“石兄,我只是一个小地方来的村民,哪会瞧不起人呢?”廖冲连忙站起身,结结巴巴地解释道,“我,我是觉得寝舍的这些东西已经很好了,更好的东西我用不惯,用起来也不会心安。石兄,辜负了你的好意,对不住了。”

石山宗神色悻悻,只得作罢,廖冲这乡巴老真是不懂人情世故,不过来日方长,他有的是诱惑此人的手段。

眼看天色将晚,恰好周处带着孔九言找过来,石山宗又提议一同出去用膳。等到众人返回寝舍安歇,已近二更天了。

天光微亮的时候,支狩真被一阵急促的呼吸声惊醒。

廖冲脸色苍白,正以五心向天的姿势盘坐在床上,冷汗不停地从他额头冒出来,胸口剧烈起伏,发出沉重的喘息声。

这是运功过度。支狩真仔细瞧了廖冲几眼,顿时了然。无论是清气还是浊气功法,周天循环的运转次数都要恰到好处,否则过犹不及。廖冲没什么修炼经验,乍得功法就一味埋头勐练,反而伤到了经脉。

廖冲的呼吸声愈发杂乱,手心不住发抖,面容也痛苦地抽搐,似有走火入魔的迹象。支狩真连忙过去,掌心按住对方背心,低声喝道:“阴沉以退,阳升而前,浊气始通,内外相合!”

廖冲身躯勐地一震,下意识地按照支狩真的引导运转气息,片刻后,一口瘀血从他口中喷出来,体内乱窜的浊气缓缓归位,经脉也恢复了通畅。

“多谢原兄,多谢你救了我,多谢……”廖冲又调息了一阵,这才缓过神来。

支狩真随口道:“廖兄,修炼不需要操之过急,有张有弛才行。”

廖冲连连称是,尽管心中极为感激,但他不善言辞,也只会翻来覆去地道谢。

“咣——咣——咣——”,窗外响起一阵阵铜锣声,几个白鹭童子提着铜锣,沿着寝舍区域来回走动,把晨练的锣声敲得震天响。

“娘的,一大早这么吵,家里死人了吗?”谢玄翻了个身,一边咒骂着,一边扯起被子蒙住脑门,但锣声居然是法器催动的,越是捂住,声音越往耳朵孔里钻。

“天杀的,现在才卯时!本少爷哪天不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该死的,迟早有一天,我会拔光这些白鹭童子的鸟毛!”谢玄大骂了几声,不得不踢开被子,怨声载道地起身穿衣,顺手捻起眼角的眼屎,屈指弹向支狩真。

相关推荐:英雄世界大战纪九元战纪点金主教改变斗破的穿越者等一花开待一人归帝玉封神九零后的天空武松要救潘金莲爱情公寓之新的起航无光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