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次元->星辰之主->章节

第七百八十章 逆棋局(下)

热门推荐: 洪荒明月 杨晟已过万重山 无耻术士 侯门嫡女如珠似宝

鲁翼公士下意识摸了下脑袋,却只是碰到了动力装甲的外壳,发出沉闷的声响:“唔,听着有点儿耳熟。”

“你不是选修了‘礼祭古字’课程吗?”

“是‘礼祭古字构形鉴赏’,我以为是混学分的艺术课,选修课老师看到我们这一波学生也很懵,所以是他的课程介绍出问题了……这是名言警句?”

“湛和国主语录。”

“……靠!这么个大部头的天书你也在看!啊,我马上去找人。”

“土层巡游者”是中大型维修平台没错,但可供人休息的区域也就那么点儿。鲁翼公士匆匆离开,没多久,此前一直通讯不畅的陶显医官,便主动与他通话:

“指挥官阁下,抱歉啦,刚刚‘火种’有些波动……”

“没什么,陶姐,我们在三区会合。”

说着,罗南起身,慢慢朝相关区域走过去。途中,仍与陶显医官交流:

“造成‘波动’的原因找到了吗?”

“为避免被头顶上那些麻烦‎​​‎​‏‎‏​‎‏​‏‏‏侦测到,做了静默化处理,但在低频区域有断点……应该还是主基地‘半位面化’的影响,重新建构的通路不够稳定。”

“有没有提交反馈?”

“提交了,但上面也没有给出什么说法。没法子,‘赤轮裂隙’这边都是什么妖魔鬼怪,各种领域、辐射叠加在一起,‘璇晶阵列’能有这种传输效率,我们已经可以偷笑了。”

说话间,罗南已经看到了在三区边缘陶显医官和鲁翼公士,前者还在向他招手。

罗南的视线则很快落在她胸口,其装备的动力装甲内置有特制的‘阵列槽’,正牢牢扣锁住一团炽白的“火焰”,如今光波频闪,显示出“火种”状态仍不是太稳定。

可正如陶显医官说的那样,短时间内,他们也没什么法子。况且,能够享受到“璇晶阵列”的加持,已经是最理想的状态了。

是的,上千小时的高强度作业后,瞳环-28758号小行星除了整体结构强度真的没法改,已经变成了一个成体系的战斗堡垒,最关键的就是“璇晶阵列”终于安排上了,就安装在正“半位面化”的主基地中。

只要外层战场态势不出大问题,“璇晶阵列”对小行星这边的加持还是能够保证的,这也是后续战事的基本保障。

但是,“璇晶阵列”的安装运转,也引发了新的问题:对那些域外种、孽毒僵尸来说,“璇晶阵列”的存在,毫无疑问就是星空中最闪亮也最刺眼的星星。

它们就像那些趋光的蚊虫,蜂拥而来,无休无止,拼命破坏承载阵列的主基地以及周边站点、链路,给维护工作带来极大困难。

工兵七营乃至暂三旅上下,差不多是跑吐了血,在这颗小行星上,如同最辛勤的工蚁工蜂,爬上爬下,来回奔波。

可以想见,在主基地“半位面化”完工之前,这种高负荷状态将一直持续下去。

但是,仍然是但是:谁都知道,孽毒环境覆盖下,野外作业最忌讳的就是高负荷、疾病、重伤等因素引起的疲惫虚弱状态,那会对孽毒污染大开方便之门。

以,此前罗南与鲁翼公士有关“轮换”的讨论核心就是:“孽毒污染”和“电刺蛇捕猎”这两个负面效果,你更能接受哪个……说得好听点儿,你觉得哪个更可能规避呢?

目前罗南显然将“规避孽毒污染”作为第一原则,事实上这也是军事操典的要求:

在孽毒环境中执行任务,要保持合理的轮休节奏。一方面要确保大部分人的状态不要压过疲劳线,不给孽毒可趁之机;另一方面,也要有半数人始终保持清醒,要有专业医官对休息期间特别是睡梦中的战友实施监控,因为睡眠也是很容易被污染的时段。

毫无疑问,这是写在操典上的、用生命积累出来的经验,遵守它就是对那些牺牲者的最大的尊重。

但在现实环境中,想要一板一眼的执行实在是太困难了。往往是满足了这个要求就会导致另一侧的漏洞,必须要在互相矛盾冲突的复杂条件下进行权衡取舍。

这种时候,是没有什么操典标准的,执行效果如何,仍然需要生命来检验。

军‎​​‎​‏‎‏​‎‏​‏‏‏事主官和医官的常规巡查,并不会花太多时间,一般情况下也没什么难度。他们竭力要做的,反而是避免在此过程中,惊扰到那些睡眠中的士兵。

“甲组的状态还可以,比上一轮要强。”

离开三区后,陶显医官长吁一口气,算是对罗南这种轮休模式的认可。但也只说了这一句,她胸前“火种”光芒明灭变化,幅度明显放大,逼得她不得不全力以赴去控制,以免璇晶阵列的特殊波动泄露出去,被头顶上那些怪物察觉。

这是巡查期间强行控制运使的后遗症,但更大程度上还是当下潜行状态引起的。

鲁翼公士忍不住又开口:“一直这么憋着也不是个事儿。已经轮休两轮了,乙组应该还能坚持两个小时,冒一下险也值得吧!”

罗南没有回应,身上常备的切分仪却无声飞起,在陶显医官身外绕行。后者已经和他配合的比较熟了,也不需要提醒,胸口的“火种”亮度大增,已经放开了部分限制。

可在那些绕飞的切分仪包裹下,本来有形无质的光波,竟似受到某种曲折牵引,只是在三人所站的区域一闪,几乎都没有露出去。

反而是周边空间显得更加幽暗,而且那些绕飞的切分仪,也镀上了一层光膜,显得格外亮眼。

罗南将这一批切分仪收回:“感谢陶姐加持。”

“这一手真漂亮,不愧是‘切分小王子’……”缓过劲儿来的陶显医官啧啧赞叹,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夸赞了。

“不是切分狂魔吗?”

“别把那些糙老爷们儿的话当真,要论传播度,还要看我们这些姐姐们。”

“我觉得‘切分狂魔’可能……伤害更轻一些?”

陶显医官爽朗一笑:“这我可不管。话说我最近还是跟着你吧,免得‘火种’在我这儿出了岔子。正好,你那个游戏,我想看看演化到什么程度了。”

“不是游戏。”

“好吧,是你的课题理论模型。”

两个人在这里谈笑,不动声色间又把鲁翼公士的建议给忽略掉了。

鲁翼看着“切分仪”干涉聚合“璇晶阵列”加持力量的手段,不管看多少遍都觉得神奇,一时间也忘了刚刚说了什么。

罗南却是在面甲后瞥他一眼。

鲁翼公士的反应,在目前的机动五连中,算是个典型。

目前来说,罗南的指挥中规中矩,能严格按照操典来的,一定不打折扣执行。可这种“严格执行”的背后,也在无形中带来了新的压力。

一直对照教条执行,很可能会带来另一种层面的“疲劳”,且会让人的注意力不自觉发生偏移,模糊了教条和目标的差别。最重要的是,长此以往,手底下的兵是要看教条,还是看你呢?

教条是没有办法让人“依靠”“信任”的,而作为团队主官,则必须拥有这种“可依靠”“可信任”的特质,并以此作为调节官兵心理的杠杆。

不管在什么样的群体中,真正视死而归的人都是少数。生死之间,大家对于能够决定至少是部分决定他们存活率的指挥官,往往会变得格外挑剔。

大‎​​‎​‏‎‏​‎‏​‏‏‏概是又想着能够思虑周备,又想着强势果断;既希望能够博采众议,又希望能够另出机杼,拿出更高明的法子来。

很不幸,罗南目前还达不到这些要求。至少看上去并没有。

哪怕罗南这十六周,跟随咸竹、乔舒两位资深尉官,奔波在星球各个站点之间,以“技术副官”的身份,获得了不少认可,也打出了一些诸如“切分狂”“神学家”之类的名声,可终究是不够的。

相较于一位有着三四十年战斗经验的资深尉官,谁也不想在一个满打满算从军入伍还不到一年的新人手底下卖命,最起码是不敢将身家性命完全托付给他。

哪怕是鲁翼公士,这位和罗南混得非常熟的年轻人,也总是忍不住想在罗南发号施令的时候,提出自己的见解……

这就是在不应该用脑子的时候,空耗精力,说到底还是“不信任”在作祟,再加上对应产生的怀疑和紧张,毫无疑问会造成另一种层面上的“疲惫感”。

它就像是一只无形虫蚁,时刻啮咬大家的心防,在生死边缘的压力环境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造成破溃。

人之常情,人之常情。

可这又是罗南这位主官必须要规避的问题。

三人已经回到刚刚罗南休憩之处,陶显医官经过一轮巡查,又长时间控制“火种”,其实已经颇为疲惫,但还是强打精神,与罗南笑谈:

“你做的那个‘地球时空’,现在打起来了没有?”

“还没呢,正在整军备战。”

鲁翼忍不住又插言:“老大,你给双方安排的人设不够力啊,这要憋到什么时候?玩游戏玩到一步,真的不够爽。”

“什么游戏!人家说了是‘课题模型’,是指着这个毕业的,你别乱出主意。”

陶显医官难得拿出前辈姿态,训斥了鲁翼一句,俨然忘了此前是谁先提起‘游戏’这茬儿的。

小伙儿脾气是真好,嘿嘿笑了两声,也不在意。

只是陶显医官的话,落入罗南耳中,便有真幻不分、颠倒错乱的荒诞感,油然而生。

相关推荐:道星变姜医生每天都在艰难求生秘元纪都市第一武神直播养崽后我成了星际首富听说我是大恶魔我的精灵太有梗了龙遨漫威带着美女去异界我有一座远古天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