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亭->男频->赛博英雄传->章节

第十八章 现存宗教?

热门推荐: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无耻术士 我真的不开挂 杨晟已过万重山 洪荒明月 植物与史莱姆与160

在松松“又开小会、又开小会”的都囔声中,引哲维再次点了几名前学徒,去开小会。

除了与引哲维私下交情最好的松松之外,尤基只跟赵正锌比较熟。其他的几名学徒,也只是知道名字的程度。

在坐下来之前,松松就万分警惕:“上次,是我自己说了蠢话,所以写会议纪要我认了啊。但是呢,不能次次都找我。”

引哲维为了门派的和谐,没有把那些对尤基不友好的消息转达给尤基——那些都是用私下的聊天频道完成的,也没有给转给尤基。赵正锌还是开口让他们去写会议纪要了。

雅文库

虽然不能放在明面上,但这就是一种“处罚”。

尤基当时大概是没想到,不过事后也该回过味了。

毕竟,当着他的面用私聊,然后还不敢把那些记录给他看。这就足以说明小R与松松当时有可能说过什么了。

但是,也就这样了吧。

在尤基看来,这种事其实很寻常。

当初在松鹰城的时候,有几个险险被赵老爷冤杀的平民,在被侠客解救下来之后,第一反应却是拉住侠客大喊“我抓住侠客了,我跟他们不是一伙的”。

这件事情给了松岛宏等铁块流道场的武师们极大震撼。但对于单杀王这样的老江湖来说,这又司空见惯了。

就连单杀王前辈都全大家看开一点。

尤基自然是有这种心理准备的。当侠客,就不能死盯着这种事不放。况且于情于理,这些科研骑士学徒都救了他一命。他是受惠的那一方。

当然,这也是要区分场合的。

对于尤基来说,这些学徒虽然有一定的武力值,口头上说要“反抗”,但心态却与一般人无异。在他的定义里,这些人是“民众”。

民众屈从于恐惧而暂时的倒向庇护者,并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

真正不可原谅的,是立下互助的约定之后产生的背叛。

而对尤基来说,当引哲维让自己协助皮可西派防备六龙教的那个时间点开始,“屈服”才是不可原谅的事情。在这个时间点之后,“屈服”才是一种需要以生命来修正的错误。

而松松自然也不愿意接下更多的会议纪要工作。

不然的话……

她真就白跑了。

引哲维笑了笑:“好说好说,抽签还是轮流?”

接下来又是一阵抱怨。

赵正锌则直接开口问道:“这次,什么主题?”·

“还是六龙教的事情啦,六龙教……”引哲维指了指尤基:“尤基研究了一下关于旧时代宗教的特征,想要从里面寻找提炼出六龙教有可能的形象……怎么说呢,不是很成功。正好,我们也需要讨论一下这个话题——为了我们的未来。”

引哲维到底还是学会了如何“扯虎皮”。她的语气太过兴奋,任何人都听得出来,这家伙很有可能只是觉得这件事很有趣。

赵正锌道:“我也不懂。”然后就打算转身离开。

“喂,别啊别啊。”引哲维叫道,“我可是知道的啊,在这里的各位其实都是动过跳领域去研究历史与人类学来讨个受封的心思。至少你们都看了一些书,对这个问题有一些认识对不对?在这个问题上你们就是专家啊!”

人类学与历史学现在是极度不受重视的学科。万机之父极度鄙弃这些学科的研究对象。而这个态度一出,经费就怎么也不可能到相关领域学者的手里。他们最多另一份保底的经费,或者拿一点自由行动的基本权益。

因此,最近几十年有名的历史/人类学研究,基本就来自成名的科研骑士的兴趣。

但“自由行动”这个权益,对于“老延毕”这个群体来说,也很诱人了。

可以自己筹集资源完成自己过去没有完成的项目、了却执念……还有什么比这个更棒的吗?

这一船的科研骑士学徒,基本都动过类似的心思。

而这些人是曾经付诸实践的。

并且还实践得有点成果。

尤基再一次对这些学徒刮目相看。尤其是赵正锌。看起来当日他能说出一堆清醒的话,并非偶然。

尤基站了起来,将自己的一些思考说了,并对着围成一团前学徒们拱拱手:“小弟我对这些东西完全不懂。说得不好的地方,各位可以直接说出来。”

赵正锌挠了挠头:“怎么说呢,其实在得知六龙教出身科研骑士团之后,我对‘六龙教’是宗教这个事情,就不是很意外了……”

引哲维惊到:“这还有联系?”

“你们还记不记得啊……”赵正锌道:“科研骑士团的别名,是‘约格莫夫教团’(moth)啊。”

引哲维惊到:“这还有关系?”

“不然呢?难道我们还是万机之父陛下下的订单吗?”赵正锌无比烦闷:“虽然名义上这个世界早就没有宗教了,但是实际上还存在两个宗教团体吧?侠客以及骑士团。”

“侠客也算宗教团体?”尤基很是惊异。

“我觉得侠客很崇拜武神,还有武神推崇过的远古亡魂……”赵正锌都囔,“然后呢,既然六龙教也是从教团里出来的……他们可能只是找了一个新的神来供着而已。”

“新的神?值得他们背叛万机之父的神?”

“谁知道呢?兴许是个武祖的什么负面化身。这种剧情,小说里经常出现吧。”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尤基大声说道。

“反正这个时代有资格当神的,基本都可以在武祖跟陛下的朋友圈里找到。”赵正锌冷笑道:“差不多也就这样吧。”

尤基依旧不依不饶:“我说啊,赵老兄你对侠客还是有什么奇怪的理解吧?你是不是还在惦记过去发生的那些不幸啊。”

“不,真心实意。”赵正锌反问道:“什么是宗教?”

“这……信仰同一套经典、有完整的神职人员系统、有忠于它的信徒……大概?”尤基道,“可我抵抗心是发自内心的。”

“人类内心?什么玩意?”赵正锌摇头:“一名专职的神职人员,住在宗教场所之内,带领信众完成宗教仪式,管理好宗教组织,组织好周边信教团体……这么一个人,毫无疑问是宗教信徒了,对吧?跟着这个神职人员一起完成宗教科仪的有无数善男信女,那些都是基本信徒,也是教派生存的衣食父母。那么,还有一个人,他没有加入正式的教会组织,住在家里,在家里供奉神的偶像或符号,恪守宗教的戒律,自己在家进行宗教的礼拜,甚至还自发宣传这一门宗教——只是,他从来不去教会组织,不同其他信众一起参加集体的宗教活动。他有自己的正式职业,不需要信众供养,只是自己一个人信仰宗教。那么,他是宗教信徒吗?”

“毫无疑问是啊。”尤基说道。

“那不就结了。”赵正锌说道,“科研骑士团可以看做第一种,侠客可以看做第二种,就这样啦。啊,当然当然,也有人觉得,宗教是一种有组织的群体的信仰,而且是伴随有一定的崇拜行为的信仰。所以,只是单纯强调‘理性觉悟’就不可能是宗教——啊,你们确实是崇拜武神的对吧?”

赵正锌张开双手:“他们就是这个时代的正常人,做的是这个时代的正常事情。只不过这个时代疯了,所以他们才是疯的。也有可能,疯的其实是我们。”

——啊,不行,这个人真的好难交流……

尤基一巴掌拍自己额头上。

他很是恼火的用手指轻轻敲了敲桌子:“就算这个神奇的组织结构,在今天都不算过时吧……六龙教的神,能够从万机之父陛下那里抢到信仰,大概就是因为它有特殊之处……它肯定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所以才在这个时代显得有些特异……”

赵正锌叹了口气:“我们这些人,可能跟一群六龙教成员朝夕相处了很多年,但是我们从来没觉得有什么地方很特异。兴许六龙教的本质,在这边没那么显眼呢?”

相关推荐:从龙珠开始抽奖师道成圣我真不是关系户当医生开了外挂银鸦之主隐婚,天降巨富老公!漫威里的狂战士请求战死快穿:女配又跪了全球自走棋我修仙有提示语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